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浪浪的清纯姐姐

浪浪的清纯姐姐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暑假结束前的那一周,姐姐她们一群朋友去坪林露营,姐姐她男朋友已在台北,所以姐姐就带我陪她一起去。
  那天姐姐穿着一条破得乱七八糟的直筒牛仔裤,一件宽大单薄的白色T恤,一双白色短筒球鞋,我们由台中坐
火车到台北,再搭她同学的车一路杀到坪林。
  晚上烤完肉後,先去夜游,然後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与喝酒,但我酒量不好,早早就躲进帐篷睡觉。
  睡到早上大概三点多左右,我被我姐姐叫醒,她带我爬出帐篷,走到距离帐篷约50公尺的溪边,我们坐在桥
下倾倒的树干上。
  姐姐一言不语的就缓缓柔柔亲吻我脖子和耳朵,边在我耳边耳语:「姐姐好想要啊!」然後就热烈的与我亲嘴,
抚摸我的胸部,开始挑逗我。
  姐姐她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开始也抚摸她的乳房,由衣服外到衣服内,褪去了她粉红色细肩带胸罩的胸扣,
用食指和姆指轻轻搓弄她的乳头,乳头逐渐硬了起来,我便俯身吸允她的乳头,同时左手抚摸她细致的背。
  一会儿,姐姐她站了起来,把牛仔裤脱下放在旁边,露出可爱的白色小内裤。她又坐在我大腿上,我一边吻着
她,一边左手顺利伸进她的阴部,姐姐她已经全部湿透了,连内裤上都是。我中指在她洞中来回挑动,她发出了婴
儿般的呻吟。
  她左手也开始搓揉我的睾丸和鸡鸡,我脱去了她的内裤,也脱去了我的短裤和内裤,我抓着鸡鸡的根部,将鸡
鸡塞入了姐姐的蜜洞里,双手抱着她的臀部上下滑动。
  姐姐她似乎相当忘我,紧闭双眼,张开嘴轻轻呻吟。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她开始疯狂的上下套动,我也不自觉的坐了起来,抱着她的腰,吸着她的乳头。姐姐喘着
气,但又不敢叫出声,全身细胞都像是亢奋到了极点,最後她突然抱紧了我,往下坐的力道也大了起来,又突然间
她大腿夹紧了我的臀部不动,嘴里「喔……喔……」的呻吟,但我并没有达到高潮射精。
  过了一会,姐姐她站起了身,她看着我昂然挺立的阴茎,笑了笑说:「姐姐帮你解决。」姐姐一手套弄着我的
鸡巴,一手也很温柔的爱抚着我的睾丸,接着姐姐蹲下来低下头,她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她尝试性的
舔着,然後才增加次数及速度。
  姐姐从龟头舔起,沿着鸡鸡舔至睾丸,她含住我的一颗鸟蛋,轻轻的吸吮着,她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她嘴吸
吮着我的鸟蛋,手则握着我的鸡鸡套弄着,姐姐的唾液很多,我的鸡鸡已整根湿淋淋的了,整个星空下静静悄悄的,
只有我凝重的喘息声,还有姐姐吸吮龟头所发出的「啧……啧……」声音。
  我全身紧绷了起来,我微微抬起上半身,姐姐她加快了吞吐的动作,那「啧……
  啧……」的声音越变越大声,越来越密集。
  「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声,将我充满情慾的精液,一下子射在姐姐的嘴里。
  姐姐还不住的吸吮着,并将我的精子都吞下去,并将我的鸡鸡舔的乾乾净净的,然後用溪水擦拭着嘴边并漱口,
才对着我微笑着说:「舒服吗?」一边说一边捡起她的内裤丢给我,说:「太湿了,没办法穿。」姐姐直接穿起了
牛仔裤扣好胸扣,抱住了我的头亲一下,便拉我往营地走去。
  我却不知怎麽处理姐姐她的内裤,我便把它塞入我的口袋。
  第二天,姐姐换上一件麻质无袖前扣式的连身短裙,她若无其事的和她男朋友说说笑笑,我则不敢正视她男朋
友,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下午时她们拔营後,姐姐和她男友本来要去看电影,但人太多,就改去看MTV。
  进了MTV里,那是褟褟米式的房间,我坐在前面看,姐姐则窝在她男友的怀里看。当片子演一会儿时,我就
听到背後「滋滋」亲嘴声和姐姐兴奋时的喘息声。
  我假装侧坐的斜眼瞄过去,只见姐姐和她男友已抱在一起亲嘴,她男友的手不老实的由姐姐衣服的领口伸入把
玩姐姐那一对奶子,另一手则忙着抚摸姐姐白玉般的大腿和臀部。这时我已分不清是在看影片还是看姐姐她们亲热。
  过一会我发现姐姐的表情有点怪,抿着嘴,紧抱着抱枕,姐姐侧躺着,她男友也侧躺她身後,但姐姐的短裙有
被掀起,姐姐的腰肢随着她男友的动作而动作。
  我想起姐姐昨晚换穿的内裤正在我口袋中,再看姐姐两颊泛红,重重的喘息声,我马上心知肚明,姐姐她们正
在燕好。一想到我又兴奋,但碍於她男友,我只有假装不知情的继续看影片。
  好不容易捱到片子演完,我跟姐姐说要回台中,她男友只有不甘愿的陪我们去吃饭聊天,直到九点多,才依依
不舍的带我们去公车站,让我们自行坐到火车站。
  公车上人很挤,我一想到姐姐麻质无袖的连身短裙内的光溜溜的小屁屁就兴奋。
  上车後挤在人堆中,过了两站,车更挤了。这时,我开始注视姐姐水嫩脸蛋和深深乳沟,我开始将姐姐她的短
裙掀高一点,轻轻抚着姐姐的屁股,而且渐渐地往下面移。
  姐姐一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手比刚开始的时候更不安份的伸进姐姐的连身短裙里摸了起来,我以两手
玩弄着姐姐她光溜溜的屁股,并把连身短裙微微掀了起来。姐姐似笑非笑地将身体往後靠,我就用裤裆里的肉棒在
她的臀上磨蹭。
  我拦腰抱紧姐姐,硬挺的阳具顶在她丰腴的嫩臀摩擦,并将手顺着臀沟和张开的双腿从内侧滑下往前挪移,在
大腿内侧抚摸,而另一只手则逗弄她的小屁眼。
  我温柔的舔着姐姐的耳根,姐姐大概是身上有擦香水,耳旁散发出阵阵的淡淡幽香。姐姐扭动上体,轻微发出
喘息声来,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蜜穴也早就流出爱液,不断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我把手放在姐姐的蜜穴上揉摸,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使原来微微张开的两腿深处,
感到一阵阵痉挛的颤抖。姐姐大胆地更张开双腿,主动把那丰满的小穴放置在我的手掌心,让小穴中湿润的爱液,
沾满我的指缝,散发出浓厚的挑情香味。
  姐姐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想让别人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但腰身不自觉的摇动,体内的花蜜早已不听话
的渗出。姐姐的心也大力地跳动着,扭动着那圆润修长的大腿,将光滑的小腿不断磨擦我穿着短裤的脚,桃红的双
颊,把想要叫出来的声音又收了回来。
  我将手指一寸寸地慢慢插入正在汩汩涌出花蜜的小穴中,用手指抠挖着姐姐的小穴。挖扣了十几下,又把另一
只手指也插入姐姐的屁眼里,继续抠挖扣弄。进进出出的速度逐渐加速,姐姐也卖力地扭动着那圆滚滚的屁股,黏
稠的热热蜜汁更加速的渗满我整个手掌,大腿内侧更是被淫荡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颤抖中顺流滴下。
  到火车站时已十点多,姐姐两颊桃红的看着我,带我到附近商业区的阴暗的小巷子里,找了一间昏暗灯光的老
旧公寓,大门未关,走进楼梯间里,到地下室抽水马达旁,姐姐给我热情的拥抱,并深吻了起来。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用双手抚摸她,一边吻着,一边摸着姐姐她那35寸的大乳房,後来嫌隔着衣服摸不过瘾,
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袖口里面,解下姐姐粉红色细肩带的胸罩,并将奶罩放在背包里。
  我直接搓揉姐姐她早已硬挺的奶头,摸的姐姐她一直呻吟,後来我更进一步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子内,抚摸姐姐
她早已泛滥成灾的蜜穴,姐姐的淫水早已沾满大腿内侧。
  姐姐也把她的手放到我的裤裆里,很激情的上下套弄我的鸡鸡,此时我的鸡鸡已经硬的像铁棒一样。
  然後姐姐她身体转向背对着我,让她扶着墙璧,然後一边摸她的奶头,并将她的短裙掀起,一边把老二掏出来。
  这时姐姐她很虚弱的问我说:「你想干什麽啊,亲亲就好了,这里会有人来。」
  我不理会她,就把鸡鸡对准了位置,然後一挺腰,就插了进去。姐姐她「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我用力的插了
进去後停了一下,然後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不是想让我来干你啊?」
  我们仍然是用站着的姿势,然後她背对着我,我在她後面抽插,一边干她揉她奶子,一边还怕有人突然出现,
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刺激,姐姐她似乎也沈醉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
  姐姐一兴奋起来,就忘了身处何处,前後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还边呻吟的说:「快……用力干我……好爽啊
……」
  我开始前後摆动,插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穴,姐姐她也呻吟起来,我怕她叫太大声,就把昨晚姐姐丢给我那条
湿答答的亵裤,塞住姐姐的嘴里,边在她耳边说:「姐姐,小声点,这里是别人家里的公寓。」
  姐姐点点头,任我将那条亵裤塞住她的嘴,而姐姐好像更兴奋的,晃动她满头秀发。我双手开始从臀部上抚摸,
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着。
  我干了一会儿,觉得腰有点酸了,就叫姐姐面对我,我一手扶着她的大腿到我腰部,一手把鸡鸡对准了位置,
然後一挺腰,就插了进去。
  姐姐她「啊」的一声後,双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和我亲嘴,我也热烈回应的亲吻姐姐红润的双唇,吃她的唇印,
吸她的细嫩的舌头,用力的揉捏那圆称饱满的乳房。
  这时我们还是嘴对嘴狂吻着,舌头互相交错着,我还是一直用力的干着姐姐,真是越干越爽,干到最後,我受
不了而射精射在她体内,把鸡鸡拔出後,赶快用卫生纸擦乾净。
  此时我姐姐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两眼柔媚的望着我说:「你怎麽可以在楼梯间这样对待姐姐。」
  我笑着对她说:「我有没有比你男友厉害吗?」
  姐姐笑而不语的看着我。
  休息一下後,姐姐就带我去车站,买了11点半往台中的莒光号。车厢内没多少人,我们坐位靠後车厢,火车
开了不久後,姐姐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一路上我望着姐姐娟秀的脸庞,等车过桃园後,望着姐姐胸口钮扣里洁白
的曲线,忽然想起姐姐没穿胸罩,心中一阵亢奋,就一只手先解开姐姐胸口3颗扣子,露出姐姐白嫩饱满的奶子,
再伸入姐姐衣服内,搓揉那对奶子。
  姐姐她直觉的握住了我的手,但看看周遭没甚麽人,就任我玩弄她的奶子。
  等车过中坜後,我看周遭没甚麽人,只有前车厢那3个年轻女孩子,穿着牛仔裤与T恤,就像一般学生的装扮,
不过也在睡觉了。
  我就蹲下去,将姐姐裙摆下方的扣子也解开,只留姐姐连身短裙的前扣腰部中那两颗扣子将衣服系着,一边揉
姐姐的奶子,一边弯下头去伸出舌头,想要舔姐姐的蜜穴。
  当我的舌头接近她阴唇时,我闻到了一股味道,有点淡淡酸酸,但是我却很喜欢闻,我整个脸贴向在姐姐的阴
户上,我用鼻子闻着由蜜穴散发出来的香味。
  接着就舔起姐姐的阴阜,并不时吸吮起姐姐的爱液,我吸得很大声,姐姐紧紧的抓住我的头发,要我小力点,
不然会受不了叫出来。我又吸又舔的,姐姐的淫水越出越多,我还见到淫水从姐姐阴道涌了出来,好多好多啊。姐
姐很舒服的坐在位置上,不时用眼睛瞄瞄周边状况。
  我用一边以手指逗弄姐姐小阴唇上的小豆豆,一边又是吸吮又是舔,这一吸吮一舔姐姐浑身颤抖,从姐姐阴道
涌了出来好多好多的淫水,有点甘甜、有点腥的味道里还渗有尿味。
  姐姐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轻声呻吟起来,姐姐香汗淋漓的。我更用力的吸吮着,姐
姐轻声说:「不要吸了,姐姐受不了,好爽啊。」
  我爬了起来坐着,这时姐姐见我坐在一边,便吻着我的脸颊说:「小乖乖,姐姐会每天都好好疼你的。」
  我靠在姐姐耳边说:「我好想干你。」
  姐姐羞红脸的说:「我先到洗手间等你。」
  待姐姐上洗手间後,我就随後跟上,敲门後进去,然後我就抱住姐姐,将她连身裙胸前的扣子解掉,露出白晰
的奶子,将她短裙掀开,翘起圆润的臀部,我要姐姐手扶着窗户,将臀部翘的高高。她的蜜穴早已一片潮湿,我从
後面很容易一顶就插入,两只手用力的搓揉着姐姐的奶子,我在後面不断的冲刺顶入,姐姐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我一会搓揉奶子,一会用指头挖姐姐的小菊花蕾,姐姐很兴奋的放声浪叫:「哦……」,令人酥麻的呻吟声,
伴着车外一阵阵闪过的路灯,诡异荡情的气氛,令我兴奋的大力插刺,而姐姐下体一阵痉挛,夹的我好紧,再冲刺
一下子我就射精了。
  我和姐姐清洗擦拭一下就开门出来,却见到那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女孩子,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外,头低低的不
敢正视我们。而姐姐见状也羞红了脸的回坐位,不过真的很累,不一会,我和姐姐就睡着,一路坐车回台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