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娇媚的小姨]作者:lioooo0

[娇媚的小姨]作者:lioooo0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作者:lioooo0
字数:7898字  晓娇一进试衣间将旗袍挂在架上就开始脱衣,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
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34C挺秀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
加快。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细高跟马靴,肉色透明丝
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在三面镜子反射下,将她165公分的美好身材映
照得曲线玲珑。因为要试的是旗袍,必须将外衣全脱掉,在此之前,我不是没看
过晓娇脱衣,今天不知道怎幺了,当我看到她脱下丝质上衣,上身只剩细带的淡
紫色的薄纱胸罩,将雪白的乳房称得更加柔嫩,无一丝赘肉的23吋纤腰,看得
我血脉贲张,胯下的大阳具已经蠢蠢欲动了。

  当晓娇拉下黑皮短裙的拉炼,露出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内裤,如一根细绳吊着
的窄小丁字裤只能遮挡住微凸起的阴阜,晓娇浓密黝黑的阴毛由裤缝中露出了一
小撮,诱得我蠢动的大阳具立即一柱擎天了。

  晓娇发现了我生理上的变化,用力拍一下我已经快撑破裤裆的坚挺阳具:
「干什幺?你叫他给我老实点……」「哎呀~妳轻一点行吗?打坏了以后苦的是
妳……」我无奈的叫着。

  「哧!我就是要打坏他……」晓娇吃吃而笑,轻嗔薄怒,水灵的大眼透着一
丝慧黠,粉嫩的柔唇微噘,我忍不住把她推到墙边压住她柔软的身躯,用我的嘴
堵住了她诱人的红唇。

  「唔唔唔…不要……」晓娇着急着试衣,推拒着我。

  我不理会她的推拒,舌头已经伸入她口中,绞动着她的柔舌,一只手已经拨
开了胸罩,握住了她34C的乳房,指尖捏着她的乳头轻轻柔动着。敏感的乳头
被我玩弄着,乳珠立时变硬了,与我深吻的晓娇喘气开始粗重开始反手抱住我,
柔滑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翻腾,我啜饮着她口中的蜜冲,另一手悄悄的将
长裤的拉炼拉开,将挺立炽热的大阳具掏出来,扶着坚硬的大龟头顶在晓娇丁字
裤贲起的阴阜上,龟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润滑液,沾在晓娇露出裤外的阴毛上。

  晓娇这时全身发烫,双手抱住我的头,贪婪的张口将我的舌头吞入她温热的
口中吸食着。下面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窄小的丁字裤内,手指触摸到一团热
呼呼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热烫的浓浆,我立即将大龟头引导到火山口已经
热烫湿滑无的花瓣,柔嫩的花瓣在我的大龟头推进中,已经像张开的小嘴。

  「唔!不行!现在不行…小姨马上就要来了…啊!」晓娇挣脱紧吸在一起的
柔唇喘着气说,话没说完,我粗大的龟头已经插入了她浓浆四溢的火山口,粗长
的16公分阳具立时感觉到被一圈温热的嫩肉包夹着,而大龟头已经直接进入了
子宫腔深处,马眼顶在已经硬如小肉珠的花心上。

  「呃~你好野蛮,现在不行啦…呃啊…轻一点……呃…」本来想推开我的晓
娇,受不了花蕊被我龟头厮磨的快美,子宫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肉用
力的箍住了我龟头的肉冠,我的龟头好似与她的子宫腔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浓
浆由她的蕊心喷到我的龟头上,高潮来得好快。

  「呃~用力顶我…我来了…用力戳我…快…快点……呃…」晓娇这时抬起左
腿搭上我腰部紧缠着我,两手抱紧了我的臀部,使我俩插在一起的生殖器接合的
更加紧蜜。我们上面的嘴紧蜜的接吻吸吮,我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的豊臀,挺动
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阴阜,粗壮的大阳具在晓娇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大龟
头肉冠刮着她的阴道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阴道中涌出的淫液抽了
出来,亮晶晶的淫液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刺激使得晓娇
形同疯狂,紧抱着我的臀部,狂野的挺动阴户迎合着我的抽插,忍不住大力的呻
吟。

  「嗯哼~好舒服…快点…用力肏我…用力…快点,我又来了…来了…啊呃~
……」晓娇眼中泛着泪光,是一波波持续高潮的激动,两条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
我的颈部,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我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
般的纠缠,我两手紧抱着晓娇的臀部,将她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顶得紧紧的,
我感觉到她的外阴唇紧紧的咬住了我粗壮阳具的根部,使得我与晓娇的生殖器蜜
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这时我的阳具感受到被一圈火热的嫩肉紧实的箍住,像一张嘴似的蠕动收缩
吸吮着我的大龟头,蕊心喷射出一波波热烫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龟头在酥软
中感到一阵麻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储存了好几天的浓稠阳精正要喷发,碰一
声!试衣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下体紧蜜相连,我浓稠的阳精还在晓娇的宫深处不
停的喷发,陶醉在交合快意中的晓娇与我正要登上高峰极乐之时,被开门声及一
声娇脆的惊呼声惊醒!

  「啊~你们……」一位丽质天生,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美女站在
门口,檀口微张,惊詑中,粉嫩的两腮火红似朝霞,一双如深潭般清澈冷艳的凤
眼中透着无比的羞怯,怔怔的看着肢体纠缠,性器官紧蜜接合的晓娇与我。三面
墙壁的落地大镜子映出无数个晓娇与我交合的身影,地上汇集着一滩激情的淫液,
此情此景,只怕六根清净的尼姑看了也会思凡。

  碰!一声,那位冰肌玉肤,冷艳如仙的美女关上了试衣间的门。

  「啊!是小姨……」高潮余韵未尽的晓娇吓得松开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落下
地,也不管还没尽情发射完毕的我,推开了我俩紧蜜相连的下体,脸色发白的说
着。

  哦!刚才那位如仙子偶镝凡尘,美得令人不敢逼视的女人,竟然是她的小姨?

  凤文的家族有名的出美女,可也没想到美得如此过份!我的手拿着数字相机
微微发抖,脸红心跳又胆颤心惊的帮在试新娘礼服的小姨拍照。好在刚才小姨并
未将看到晓娇与我在试衣间交合的事,告诉婚纱店的老板娘及服务员,否则今后
别做人了。

  看着平日在家中娇纵无比,刁蛮任性的晓娇在小姨面前驯如小绵羊,就知道
她的小姨在家族中特殊而崇高的地位。加上刚才被小姨瞧见试衣间的那一幕。此
刻的凤文简直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帮她的小姨试穿着新娘婚纱。

  当夜,我坐在计算机桌前,将数字相机上的相片贴到计算机上整理,屏幕上
跳过一张张小姨的相片,每一张都使我心灵悸动。尤其当屏幕上跳出她穿着高叉
旗袍礼服时,我偷拍了几张低角度的相片,强调出她那双浑圆修长,雪白光洁,
粉嫩得毫无瑕玼的匀称美腿,搭着圆润脚踝下的银质高跟鞋,看得我心跳加快。

  白天未在晓娇体内发射的阳具又抬头昂立,坚挺得要破裤而出。忍不住我拉
开了拉炼,手握着粗壮的阳具,看着计算机屏幕上小姨的美好身段自慰起来。其
中有一张相片是小姨穿着开叉旗袍坐在法式铁椅上,拍的角度特别低,由旗袍下
摆开叉处拍进去,小姨交叉的大腿根部方寸地一览无遗,看得到她穿的是雪白丝
质的内裤,可惜不是丁字裤,也不是透明薄纱式的,隔着内裤,看不到隐约的黝
黑阴毛。

  我在计算机上将小姨那双雪白大腿的交叉点放大,看到她胯间略为模糊微微
贲起的阴阜,咦?她白色丝质内裤上怎幺有水痕的印子?

  啊!难道是她看到晓娇与我在试衣间里的狂野交合,已经淫心大动,流出的
淫液湿透了她的内裤?不会吧?像她这种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的美女也
会动情?

  我边看着小姨白色丝质内裤被淫液渗透的残痕,握着粗胀欲裂的阳具使劲的
上下套动自慰着,脑海里幻想着白天在婚纱店内的小姨,想着她美艳如人的脸蛋,
想着她动人的身材,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肤。幻想着她由旗袍开叉处露出的浑圆修
长雪白匀称毫无瑕玼的美腿正缠绕在我的腰际,而我粗壮硬挺的大阳具正插在她
胯间的美穴中,忍受着她美穴的夹磨吸吮。啊~小姨~!今后我要夜夜梦到妳,
夜夜在梦中狠肏妳的美穴!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小姨在我的身下被我干得娇啼婉转浑圆雪白的美腿紧
紧的夹着我的腰身,我与她生殖器的交合处渗出了我俩抽动间流出的潺潺淫液蜜
汁,我的龟头开始麻痒,插在小姨美穴中的阳具似乎感受到小姨阴道内一圈圈嫩
肉的蠕动收缩,子宫腔内的粘膜紧紧的包住我的大龟头。

  这一个礼拜中,我跟晓娇又打了五炮。晓娇外表温柔动人,在床上可是火辣
得让人欲仙欲死,每次跟她打炮的时候,我脑海里把被我插得淫声浪语鬼叫连天
的晓娇当成是小姨,当晓娇高潮来时,缠在我腰上的那双雪白圆润的美腿,是小
姨那双无瑕的美腿,心念及此,我我肏晓娇肏得更加起劲,幻想的阳具插的是像
仙子般的小姨胯下的仙洞,使得晓娇每一次都享受到一波波持续的高潮之后,爱
得我死去活来,体贴备至,她却不知她能享受到如此极乐,全拜她那美艳如仙的
小姨之赐。

  小姨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双粉
白色的细高跟鞋,称得168公分的身材更显得修长。完美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
脸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层晶莹的光采在玉肤下流动着。向上微挑的细长浓
眉下,那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看得人心如小鹿乱撞。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梁,
配上鼻下那嫩红的小嘴,我的天!如此美女,能看一眼就此生无憾,要是能干到
她的仙洞,立刻死都甘心。

  小姨冷艳的凤眼看一下站在她面前有点不知所措的我,打开白色的皮包拿出
车子钥匙交到我手上。在接过钥匙一剎那,我的手指碰到她如美玉般的修长手指,
那轻微的接触,却让我胯下的大阳具大大的跳动了一下。

  她在休息,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姨,艳丽如仙脸蛋,那双长
长的睫毛盖着她那双令人做梦的凤眼,轻微的鼻息使我心跳加快。下身那柔软丝
质及膝裙遮不住她动人的身段,我看着她大腿根部交叉处,不知道裙下穿的内裤
是什幺牌子的,是透明的吗?我似乎闻到由她鼻中吐出的气息,我胯间的大阳具
这时胀得坚挺无比,忍不住斜眼瞄向她露在裙下的小腿。那是一双未着丝袜洁白
无瑕的匀称小腿,这双腿上要是着了丝袜,不但不能显其美感,反而会庸俗如比,
如此美腿配上脚下的粉白细根高跟鞋,简直像极了做高跟鞋广告的美腿。

  她迷人的睡姿又调整了一下,太好了!本来就裸露出圆润膝盖的白丝裙在她
一动间掀到了膝上约二十公分处,露出了小姨雪白如凝脂般的大腿。

  我看向小姨,她如扇的睫毛安详的搭在雪白细致的眼皮上,吐气如兰,睡得
好安详。我缓缓的靠近她的粉嫩绝美脸庞,闻着她吐出来的气息,芳香中带着无
比诱人的女人体气,我胯下的大阳具这时已经硬挺得呼之欲出了。我忍不住悄悄
的将嘴贴近了小姨艳红柔软的唇畔,只要再上前一分,就吻上了她的柔唇。她突
然轻哼一下,吓得我赶紧坐好,只见小姨纤细的腰肢轻扭,玉腿抬动了一下,又
沉沉睡去。

  哇!她的腰肢这幺一动,将本已掀起的裙摆褪到了她雪白如脂的大腿根部。

  哇!小姨今天穿的是丁字裤,一条在阴阜贲起处是薄纱透明的白色丁字裤,
隐约间看到贲起的薄纱下是一片教人血脉贲张的浓黑,丁字裤上端及胯下如绳般
细窄的薄纱两侧露出卷曲乌黑油亮的阴毛,没想到像小姨如此美如天仙,端装如
圣女般的美女居然会有那幺多的阴毛,听人说女人阴毛越多,性欲越强,难怪试
装那天,我帮她拍的照片中,看到她三角裤的胯间渗出了丝丝淫水,害我打了一
夜的手枪。

  小姨沉睡如故,绝美的脸庞,白皙的肌肤上是一片晶莹的光滑,轻启的柔唇
吐出阵阵芬芳,我的心快要由口腔中跳出来了。我舔着嘴唇,轻轻靠近小姨柔美
的芳唇,她轻巧的舌尖又伸出唇缝轻舔了一下,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将我的嘴唇
盖上了小姨如樱桃般娇艳的柔唇。

  我闭上了眼,一阵芳香甜美的湿润,如玉液琼浆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口
中。

  啊!芷云……我这张吻过不下两百个美女的嘴唇竟然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妳,
享受从未有过的甘甜,她的舌尖是湿软柔滑的,我忘情的吸啜着芷云小姨柔嫩的
舌尖,贪婪的吞食着一股股玉液香津,下面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她的跨下,触
摸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根部,那种肤如凝脂的触感,使我如置身云端。

  我熟练的轻轻伸手指一拨,那浓郁的已经湿淋淋的芳草,使我血脉贲张当我
手指轻触到那两片已经被淫水浸得湿滑无比嫩滑的花瓣时,突然感觉到舌头被用
力的咬了一口,我惊得张开眼,看到小姨那双晶莹冷艳的凤眼已经张开来,正瞪
视着我,我像触电一样,立即将我的嘴离开了她那令人百尝不厌的芳唇,底下正
要探入花瓣深处的手指也立即抽了出来。

  又是一个礼拜过去了,小姨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这礼拜我又跟晓娇打了五
炮,每一次将我粗壮的阳具捣入晓娇的嫩穴时,我心里想的都是小姨,我满脑子
都是小阿姨,一丝不挂的晓娇在我身下的娇啼婉转,全变成了小姨的脸孔,晓娇
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也变成小姨那双洁白无瑕修长浑圆的美腿,我快要为小姨
痴狂了。

  拉链缓缓的拉下,小姨洁白而线条优美的后背一寸寸的露出来,没有戴胸罩,
哦!对了,礼服的胸部都有胸罩,所以不必戴胸罩。拉链一直拉到接近小姨洁白
微翘的股沟才停止。我看着她雪白的背股发呆,隐约间,小姨雪白圆润的肩膀膀
轻微的耸动,她曼妙迷人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后面伸手环抱住小姨,两掌握住了小姨裸露挺秀的双
峰,那双肉球比晓娇的还大些,可能有34D的尺寸,触手柔嫩而有弹性。小姨
没有反抗,只是轻哼了一声,身躯抖动得更厉害了。我将双唇印在小姨雪白的后
颈上,轻轻的吸吮,舌尖滑过的腻滑肌肤明显的起了轻微的鸡皮。两掌揉抚着她
的乳房,我感觉到她圆润的乳珠硬了,我空出一手褪下了小姨的礼服,啊~可能
因为怕着礼服在臀部显出内裤的痕迹,她穿的是如绳般细的丁字裤,由背后看,
那双踩在粉银色高跟鞋上浑圆雪白匀称的美腿,使我跨下的阳具坚挺的顶在她的
股沟上。

  小姨可能知道股间顶的是什幺东西,开始全身颤抖呻吟出声。我打铁趁热的
拨开臀部的丁字裤缝,伸手由她股沟探入到她的跨下。她两条大腿立即并拢,把
我的手掌夹住,我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肌肉在抽搐颤抖,更触摸到她浓郁的
阴毛丛中那两片花瓣,已经被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粘糊糊的。我的中
指轻轻揉弄着那两片迷人的花瓣,整个手掌被她阴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湿淋
淋的。

  这时我管不了小姨是进来换衣服准备送客的,将小姨的丁字裤褪到她圆润的
膝盖下,接着快速的脱下了我的西装裤,连带内裤一起扯了下来。当小姨感受到
我坚硬挺拔的大龟头已经顶入了她赤裸的股沟时,她开始挣扎扭动臀部。

  「不要…不要这样,你放手……」这个时候只有傻子白痴才会放手,而且她
扭动的臀部磨擦着我挺硬的大龟头,只会使我更加的亢奋。我手扶着粗壮坚挺的
阳具由她跨间顶在她的柔滑的阴唇上磨擦着,龟头上沾满了她的淫液蜜汁,我感
觉到那两片迷人的花瓣似乎张开了。

  「呃~你…你放手…我要叫了……」小阿咦喘着气轻叫着。

  我吃定了她这种冷若冰霜死要面子的女人不敢真的大叫,在她扭腰想闪避我
的龟头时,我将下体用力一顶,如天仙般的小姨立即被我顶得扑倒在床上,我趁
势压了上去。这时清晰的感觉到我赤裸的下体前端的耻骨与小姨雪白的股沟紧蜜
的贴在一起,肉与肉的蜜贴厮磨,那是一种性奋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阳具
暴长挺立,沾满她淫液蜜汁的大龟头不停的点着她跨间那两片湿润的花瓣。

  小姨大概感受到我强烈的侵犯意图,再次呻吟轻叫。

  「呃啊~不要这样~我真的要叫了…唔~」小姨话没说完,我已由后伸手捂
住了她的嘴,下体将我已扶正对着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龟头挺了进去,好紧!我的
大龟头大约插入她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
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这时被我捂住嘴的小姨突然用力挣扎。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被我捂住嘴的小姨含糊的叫着。而我也担心
时间拖太久会有人来催,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她仙洞美穴外约有十二三公分的阳
具,腰部用力一挺,但听到「噗哧~」一声,我那根粗壮挺硬约有17。5公分
长的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如仙子般的小姨那柔嫩湿滑的美穴。

  「呃啊~唔!」扭头大叫的小姨又被我捂住了嘴,由侧脸看,她那晶莹迷人
的凤眼中痛得流出了泪水。我低头一看,哇呃~!只见我的阳具与小姨那粉红鲜
嫩的阴唇交合处,在我往外轻提下,带出了丝丝的艳红血迹,啊~小姨果真还是
处女。

  我插在她处女美穴中的阳具感觉到她整个阴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缩,夹磨吸吮
着我的阳具,包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共能用如羽化登
仙来形容。

  小姨这时不再吭声,无声的泪水由她那双如深潭般的凤眼中流到了艳红的脸
颊上,眉头轻蹙,娇啼婉转。

  这时我轻巧的扯下了她的丁字裤,阳具还紧紧的插在她的处女美穴中,在她
轻哼中将她腿抬起来翻过成正面,这时的小姨除了脚下那双粉银色的高跟鞋之外,
身上已经是一丝不挂了。但见双峰挺秀,粉红色的乳晕中那一粒樱桃,迷人的肚
脐下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肚,小腹下那浓郁的阴毛与我浓密的阴毛都沾满了淫液,
湿淋淋的已经纠结粘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那尽根而入的阳具与她嫩红的花
瓣蜜实的接合在一起,哇!能将美艳如仙的小姨开苞,是我好几辈子修来的服气
吧!仰躺在我眼前的小姨紧闭着迷人的凤目,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颊上
泪迹未干,檀口轻喘,啊!芷云!妳太美了。我这时温柔的将双唇印在她柔软的
唇上,她没有挣扎,任由我吸吮着她嫩滑的舌尖,我贪婪的吞食着她口中的香津
玉液,甘甜的玉液吞入腹中,亢奋的美感使我紧插在她处女美穴中的阳具更加挺
硬。

  在我将粗壮的阳具在她的迷人美穴中缓缓抽动时,紧闭双目的小姨眉头又轻
蹙起来,生理上痛楚的本能反而使她阴道中温润的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的阳
具,那份蜜实交合的快感,要不是我插穴经验豊富,只怕就这两下子就发射了。

  「妳把腿用力缠紧我,挺动妳的阴户迎合我的抽插,我很快就射出来的……」

  我真坏!

  「好!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射在我里面……」「没问题!」小姨果然是个有担
当的女人,立即用腿缠紧了我的腰部,生涩的挺动她的阴户迎合我的抽插。只见
小姨因为处女开苞后的痛楚,在呻吟中?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幼磐春呱丝斓闶刮业拇髮派?br />精,她只有卖力的夹磨我的阳具。

  我低头吻住了她柔美的唇,这时她可能为了挑逗我的情欲要我快点射,也伸
出嫩舌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们互相吞食着对方的香津口液,她交缠在我腰上那
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紧蜜,我们跨间大腿根处肉与肉的厮磨蜜实的一点缝
隙都没有。

  我们俩强猛的交合着,本来只想要我快点射出才配合我的小姨可能这时也尝
到了交合的快美,这时主动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紧紧的吸住我的唇,吸
啜着我的舌尖。我俩下体发出激情撞击的「啪!啪!啪!」声,我粗壮的阳具在
抽插间带出了小阿姨的处女血,也因为处女血加上淫液的湿滑,阳具进出她处女
美穴的「噗哧!」声不断。这时小姨突然轻叫一声,两条缠在我腰际的修长美腿
不停的抽搐。

  「呃~抱紧我~抱紧我……」我立即抱紧了小姨,让我俩人赤裸的身子完全
紧蜜的贴实,下面挺动的阳具用力顶到最深处,又硬又大龟头已经深入到她子宫
花蕊处,只感觉她的子宫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龟头肉冠,小姨的高潮来了,一股滚
热的处女元阴由花蕊中喷发到我的龟头马眼口上。

  「叫我哥~叫我用力肏妳…快点…快……」「哥~用力…用力肏我…用力…

  …呃啊……「小姨意乱情迷的叫着,两条抽搐的雪白浑圆的美腿又紧缠到我
的腰上,下体强烈的挺动迎合着我的抽插。我这时感受龟头一阵强烈麻痒,知道
快要射了,同时整根阳具被她蠕动夹磨的阴道壁上嫩肉紧紧的吸吮,我再也忍不
住,只觉大龟头一胀间,一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小姨子宫深处的花
蕊上,龟头喷发时的抖动惊动了没有经验的小姨。

  「你是不是射在里面了?」「呃~对不起!我…太舒服了,来不及拔出来…

  …「」你真的会害死我……「小姨恼羞的推开我,看到床上一大滩处女血,
又是一惊。

  我手忙脚乱的收拾时,小姨已经拿着要换的礼服奔入浴室中。门上传来敲门
声,我去打开门,是晓娇,她奇怪的看着我,再看一眼已经被我收拾干净的床头。

  当夜,她的猪头丈夫因为喝了过多的酒,烂醉如泥,我以伴郎的身份扶着新
郎进入洞房,当然也以伴郎的身份代替新娘再度与小姨通宵大战,没想到初尝雨
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幺能干,那幺爱干。之后,只要我不干晓娇的时候,像仙子
般的小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们只要见面就干,在野外,在她那大别墅的泳
池中,我们随时交换着体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