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他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他作者:Sandrea

***********************************

有一位网友问说,我是不是坚持戴套,从没有破戒过吗?

同一件事情在七、八年中,不可能没有例外的。在我来说例外只有两次(应 该是没记错)。我到后来甚至敏感到连和我先生都坚持戴套,毕竟我永远不会知 道他在外面带了什么回来。

而那两次经验,事后也是麻烦的要命,我得为了这样特别跑去看我熟的妇产 科。他会开一些预防性的清洁东西,然后我也会验血,验一大堆项目,很多听起 来很恐怖的东西,而且半年后再验。

所以,至少我可以自豪的说,sandrea到今天为止,是没有染过任何 性病的,连一点小的都没有。只是为了达到这样,真的有很多麻烦事得自己甘愿 去作。

我离题了!><总之,那两次经验,都是我自愿的,没有半推半就。其中一个 故事在以下想先声明:这篇一点也不挑情,也不让人兴奋。它是那种我原本不会 想写出来的,那种你想要珍惜一辈子的一夜。但后来我想开了,贴出来不代表不 能珍惜,反而是我回忆他的方法。

如果之前那个投票有包括这篇,一定会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它不刺激,不 煽情,但它真实,而对我来说是最美的,一如人生中许多得不到的东西一样。

希望不要有人责难这篇别篇。你们想质疑、想批评,我都无所谓。但这篇我 很任性地、不容许有任何批评!

写到这里,我眼眶红了……

***********************************

阿荣(为什么会那么俗的名字><可是我不想把他第二个字打出来)是我大学 时代的学长。他是不同系的,成绩很好,毕业后考上台大顶尖的研究所,这在我 们学校毕业算少见的。他长的不算一眼望去大帅哥型,但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酒 窝,带着黑框眼镜,让人感觉很亲切。他也永远都笑笑的,听他讲话不知道为什 么就会很开心。

我暗恋他,暗恋了好久,直到辉进入了我的生命,占满了我的感情。在那之 前,我每次都会特别想靠在阿荣周围。有时是社团活动完就故意凑在他附近,可 以跟他吃到宵夜;有时是在很难得的同修一门课时,每节上课,无论如何都会刻 意坐他旁边。

我不知那时他怎么想我。总之,我后来有男朋友了。

他一直异性缘极佳,和我们学姐在一起一段时间,分手一段时间,之后又和 另一位后来变明星的学姐在一起,毕业前他们也分手了。

大学时,纯情的我每次在他交女友时都会down一阵子,而他分手时又会 快乐很久。

我和他一直都是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在我有男朋友后,他在我心目中就是 一位「好学长」。而如同大多数大学朋友一样,出了社会就会慢慢断了联络。

直到大概前年吧。上班时间,我被派去送印一个急件。那个急件是极重要、 价值连城的东西,所以一定要公司员工亲手拿去印刷店。

我骑车,十万火急的赶到,送印后出来,正要骑车,有人喊了我的名字。

「x珊。」他喊我。

回过头,站在便利商店前面,表情惊讶的。就是阿荣。

「阿荣?」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学妹,好久不见。」他又露出那个我几年没见的迷人笑容。

「你怎么在这里?」

「我公司就在后面,我出来买个饮料。」他笑笑。

「那你呢?」

「哦,我公司派我来这家印东西……」我忽然意识到,我们若无其事的在问 好,就像五六年前那样,突然觉得很复杂,有那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他依然开心的跟我闲聊着。

聊了几句,我说我得赶回公司了。但我坚持要和他今晚一起吃饭,好好叙叙 旧。他说好。我们约了地方。

回到公司,我整个人心神不宁,根本无法专注,只能一直做着不用用大脑的 事情。

下班时间一到,我火速冲进厕所补妆。我打量着我自己,妆漂亮吗?口红够 不够?会不会太红?穿这样会不会太保守?解开一个扣子他会不会觉得不庄重?

像是个第一次约会的少女,我化了好久才出来。

坐上出租车,我到了餐厅。阿荣一派轻松的在等着我。

「学妹,你愈来愈美了。」他赞美着。

「谢谢,你也不错啊。」我笑着。

我们进去,行礼如仪地点餐。接着,就是一段开场的安静期,两人都不知道 要说什么。

他先打破沉默:「我先说说我这几年,你再说说你,好不好?」

「好。」我说。

他开始说着。他毕业后到了xx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受不了工程师 的生活模式,就跑去念xx大学的商学院,念了硕士;念完就找到一个管理公司 里的工作。那公司不大,但经营状况很好,他第一年月入就六、七万;之后业绩 大好,愈来愈多期间他和他公司的同事在一起,现在已经订婚了。

我听着这个离我说既近也远的生活。我们的工作环境每天都遇到各种像他这 个学历的MBA,但我的过去,差点进黑道、差点进演艺圈、差点拍A片……又 离他好远好远。

我跟他说着我的工作性质,以及轻描淡写的说我结婚大概一年左右,但婚姻 情况我没和他说。最后,我淡淡的加了一句:「看来你很幸福啊。」并试着微笑 着。

他看着我,笑笑的说,「我们两个都很幸福啊。这样真棒……」

我心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于是低头喝着饮料、不说话。

我们聊着别的东西,聊着股市、金融圈,却不去聊感情。就这样,大概过了 三个多小时,我感觉像是那种真实平淡的幸福,可以无拘束的和他聊天,直到餐 厅似乎接近关门。

我们就付了账,出了门。他提议到附近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可以喝酒喝饮料 的安静的店。

(算loungepub吗?那个时候好像还没盛行这个名词。总之是安 静的小店就是了)

他点了酒,我则点了杯果汁。被打断的闲聊好像接不太起来。

饮料送来,我们安静的啜饮着。

「珊,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你?」他突然打破沉默,抬起头来说。

我心头一震,表面仍装作坚强的说:「啊?……」

「是真的,我以前好喜欢你,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要怎么追,然后等我下定决 要跟你告白时,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他说。

我内心的激动几乎超过我能克制的限度。

我安静了很久,抬起头来说:「其实我暗恋你了三年……」

「你怎么不跟我说?」他有那种失望、难过、无奈加在一起的表情。

「如果我们那时有一个人说就好了……」我突然低下头,不争气的眼泪流了 下来。

(有看过张爱玲的「半生缘」吗?去年在戏剧院上映时,我跟几个好朋友一 起看,结果我们一堆女人哭的像什么似的。有去看的,也许可以了解我想表达的 心情)

他拍着我的手,任我落着泪。

我没几下就将眼泪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对不起,我没事了。」

我心下闪过的是我所有历来的故事,但最重要的是阿辉,和我先生。若我今 天和阿荣在一起,不会有阿辉,不会有我先生,也不会有那么多背负着道德罪名 的故事。我稍稍幻想,若真的和他相伴会是如何,然后发现,只要一想就会再想 哭,于是停住不想。

接下来约一、两个小时,我们互诉衷曲的讲着当年与对方的感觉。一一讲起 往事,然后发现有好几件小事,如果那时有一方再多作一点什么,现在应该就会 在一起了。我比较不难过,开始用一种比较豁达的态度去面对他。

我们一边聊着,他再点了一杯酒,而我也点了一杯我最爱的长岛冰茶。

我趴在桌上,盯着杯里的五颜六色,心里还是想着,我不会后悔我这几年荒 唐的一夜情史,但如果要用阿荣来换我的这些经验,我会愿意吗?也许他能给我 一辈子的幸福,也许不行,但我所经历过的这一切,我认为是很有价值的,未必 想说割舍就割舍。我迷惘着,但我不敢开口跟他说。

「珊,你在想什么?」阿荣笑笑的问我。

「……没什么?我们走吧!」我毅然决然的走去付帐。

他跑过来,抢了账单。

走出bar,接近半夜的台北城显得寒风刺骨,我们不约而同的瑟缩了。

「现在呢?」他问。

「现在?……回家啊……不然,你有别的建议吗?」我说。

他犹豫了一阵子,忽然转过来:「珊,今天晚上,……我们都不要回家,好 不好?」

「……」我看着他,像是要问他他的意思。

他背过身去,拿出手机:「喂,xx……我今天遇见一个朋友,我们可能在 外面聊晚一点,太晚就不跟你讲电话啰……嗯,嗯,没有啦,以前很好的朋友, 男的啦,嗯……嗯,好,那我明天找你,嗯,晚安……byebye……」

他转回来,似是看着我。

我也拿出手机,简单的几句话,就交待了我不回去过夜。

挂上手机,他忽然一步向前,捧起我的脸,什么也没说,就亲了下去。那是 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软绵绵的倚在他身上,脑中一片 空白,没有哀伤,没有情绪,没有欲望那个吻是世界。

在我们是少女的年代,不都也曾幻想着与爱人在一片雪白纯净的世界中,世 界只有两人,两人相拥吻着?身旁只有雪花,无声地落下!如今,我彷佛找回那 种感觉,只是地点在台北市中心,旁边还有呼啸而过的车子和机车。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吻完了,两人不再说任何一句话。他拉着我,往街头看 的到的宾馆招牌走去。

我们进了房,不再需要言语,不再需要问答。他不疾不徐地脱着我的衣服, 直到仅着内衣,接着脱光他自己的衣服。他的弟弟早已勃起怒挺!而他伸手去拿 套子,我一手按住他。

「请相信我……」我说,「我很安全……」

他点点头,不需要再解释。

他抱住我,再度开始热情的舌吻。他的手在我的背上不停的游走,抚摸着, 我的手则摸着他的胸膛、腹肌,乃至向下抚摸他的弟弟。他将我的背扣解开,慢 慢的将我的胸罩脱下,然后也脱掉我的内裤。慢慢地,他将我放倒在床上。

他再度抱着我舌吻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柴烈火的火辣辣的吻。光是那个吻,就将我的性欲 持续加温。我开始自然地呻吟着。

「荣……」我口齿不清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将我放平在床上,拨着我散落的头发,凝视着我;接着,两手开始抚摸我 的乳房。起先是慢慢地触摸,而逐渐加快而狂野,到最后,就是大力地用力揉弄 着。

「啊……啊……」我受不了的叫着。

他的手不停的玩弄着,乳房、乳头,快速地轻挑、重揉着每一吋肌肤;我愈 叫愈大声,感觉下面已经湿淋淋了。他也意识到了,一只手往下抚摸到阴道,开 始不停的挑逗着,而他低下头去轻舔着我的乳房,同时三个来源的刺激让我早已 没力的浪叫着。

「sandrea……我可以吗……」他舔吮着我的乳房,抬起头说。

「嗯……」我娇羞的闭目点着头他跪在床上,对准了姿势,就插入了我的阴 道。

不知是不是没戴套的关系,抑是因为现在在我里面的是他的关系,那种感觉 格外的紧密、真实,每一下抽插都像是顶到最深,而他大力的抽插,让我快感像 是快要溢出来。

「啊……荣……我要……啊……」我叫着。

他不发一语,只更大力的抽插,「嗯哼!」的发出声音。

他愈插愈快,直到他是完全密集的抽插,我也已经几乎完全迷乱。

「不行了……啊……啊……啊……」我片片断断的呻吟着。

他抽插了一阵,愈来愈快,突然停了下来,我以为他射了,但他拿了出来, 大口的呼吸着。

「珊,你好紧,会受不了。」他喘着气说着。

他把我扶了起来,让我趴跪在床上,他扶着我的腰,从后面再度插入。

「喔……」他长吐了一口气,开始用力的抽插着。

「啊……啊……啊……」我再度失神地叫着。

他的手玩弄着我的乳房,大力的揉着,而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背部,腰部仍大 力抽送,不停的挺进。

「啊……啊!……啊……」我不停的叫着。

他每一下抽送都用劲全力,插没到底。

「珊……你喜欢吗……」他在我耳边低语。

「喜欢……喜欢……荣……啊……」我浪荡的叫着,像是用尽全身的淫欲。

「再换个姿势。」他突然又停了下来,将我再度放平,把我的大腿抬起,就 顶了进来。

「啊……啊……」我叫的更激烈。

「珊……我爱你……啊……」他突如其来的冒出这句话。

这句像是百倍的催情药,我的每一个快感像是加倍放大,而他腰部的抽送仍 然不停,像是顶的更深,而且节律更快速的抽插,不停的重重的喘气着。他的两 手抓着我的乳房,用力的抓着,一直抽插,速度愈来愈快。

「我要射了……珊……可以吗……」他喘着气。

「啊……啊……可以……」我失神的喊着。

他握着我的乳房的手愈来愈大力,抽插频率愈来愈快,直到每一下都是大力 的抽插着。我的阴道传来的快感也愈来愈强,愈来愈强,几乎超过我能承受的范 围了「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我愈叫愈大声,阴道 抽搐的愈来愈快,忽然像是整个被顶上天的感觉,阴道开始一阵大力的抽动。我 的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上半身无意识的乱挥舞着,口中叫着,但叫不出声音, 整个人像是片刻进入空白的世界中。

在茫然中,我听到他大叫一声「啊!」,两手用力抓住,腰一挺,弟弟开始 抽搐,一股温热的液体灌入我的里面。

「射好多……啊……珊……」他的弟弟仍不停的在抽动着,而我已经虚脱无 法言语。

终于他停了下来,倒在我身边。

「珊……」他爱怜的抚摸着我。我只能疲累的看着他。

他起身去冲水,我比较冷静下来。慢慢的,那个活在现实、理性的我再度出 现等他出来,我也去冲了澡。

在浴室间,我看着自己湿润的头发、硕大的乳房、无辜的眼神,这是我吗?

我试着去想我大学时的样子,下体仍旧传来阵阵饱实感,像是被塞满了一样。

我裸着身子出浴室,回到床上去,盖上被子,他从我背后轻轻抱着我。

「珊。」他说。

「嗯?」刚才高潮完的力气还没回来,我慵懒地回答着。

「嫁给我。」他坚定地说。

「啊?」我清醒了,回头看着他。

「嫁给我。我是认真的!」他说。「虽然现在没有戒指,没有气氛,但那些 我都会再给你一次。我现在要听你一句话。嫁给我!」

「可是……你有未婚妻了……」我说出口了才意识到,而开始有点后悔的感 觉。

「你一句话,我现在打给她,取消婚约。」他说。「我现在才发现这么多年 来,我等的就是你……即使我未婚妻,也只是在找一个你的影子……你一定要嫁 给我,珊……」

我呆住了,和他凝望了至少有十分钟。

我听到钟的秒针声音,滴答滴答;我听到外头的车声,一台接着一台的超速 机车;我听到楼下有人在大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最好是你行啦!」轻佻的大声着;我听到 我的心跳不停的加速撞击着,也感到我脸上一阵绯红。

我克制住我想答应他的每一个细胞,吐出那一句我到现在想起来都还会想哭 的话。

「对不起。不可以。」

他的脸垮了下来,接着他开始焦急地想要说服我,但我一再严正的拒绝。最 后,他放弃了。

「让我抱着你睡吧。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说。

我们这样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我们各自穿起昨天的衣服,准备回家,他拉住我。

「最后一个吻。」他说。

我拥上他,两个人再一次激切的、肉欲的,舌吻着。他的手试图伸进我的裙 子,但我轻轻的挡住了他。

「再见。」我看了他最后一眼,头也不回的踏出房间。

外头的阳光一点也不温暖,无力地照着台北,从没有这样无情过。

「完」

[ 本帖最后由 teacherggg 于 2008-6-18 18:5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