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女特警自述]

[女特警自述]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作者:skepdc

(1)

  从小我就是一个喜欢刺激和冒险的女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英姿飒爽,
让坏蛋闻风丧胆的女警察。因为出身武术世家,自幼我就随父亲练得一身好功夫,
在十八岁那年,女子特警队特招,我便如愿以尝地成了一名女子特警队员。

  或许是天生的吧,当我第一次被捆绑时,我就对紧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
和江娜在女子特警队是最要好的战友,经常被分在一起训练,其中就有快速制敌
和束缚的技巧。每次被江娜捆绑起来,都会有种异样的情绪在心里燃起,特别是
调皮的江娜总爱捉弄被绑的我,让我难受和无奈。有一次警队放假半日,队友们
都出去玩去了,江娜也邀我一起去玩,我说洗完衣了再去。她说好,那我等你。

  当我凉晒完衣服,开门进宿舍时,江娜突然从门后窜出,一把捉住我的双手,
使劲地向后扭。我知道江娜又想捉弄我,因为她不止一次地喜欢这样和我闹着玩。
我自然不能让她得成,本来她就不是我的对手,在她抓住我双手的一瞬间,我顺
势将身体撞向她。我知道她会躲,便可乘机摆脱她的牵制,可是当我发现她的手
里竟然拿着一根警绳时,心里竟然掠过一丝莫名的兴奋,情不自禁地放弃了反抗,
还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大叫:江娜,你要干什么,别闹啦……

  凭江娜的个性自然不会就此罢手,一下子便将我的双手扭到了背后呈“W”
的样子,用一只手抓住。在擒拿格斗中,双手一旦被扭成这种样子,再大的力气
也是无法反抗的,剩下的就只有乖乖被擒了。我装作无力挣扎的样子,不住嚷道
:不要闹了,不要闹啦……

  江娜不管不顾用绳子绑住了我的手腕,还绑得很紧,生怕我能挣脱了似的。
绑住手腕之后,她又将绳子绕到我的胸前,人也跟着站到我的面前,继续捆绑着
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带着一丝羞意,嗔怪地问她:“干嘛啊,太过份了吧,今
天又不训练,是不是疯啦?你……你还绑?我可要生气啦,喂!是不是不想出去
玩了?”虽然这样说,却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僬踉斡伤Π蟆?br />
  江娜噫了一声,问:“你的脸怎么红了?”

  我啐道:“谁的脸红了。”

  她用绳子在我的胸脯上下连同在背后被绑成“W”样子的手臂绑了几道绳子。
受着绳子的衬托,我的胸脯竟然明显地突现出来,园园的鼓鼓的很是另类。我的
脸更红了,难为情地垂下头,不让她看到我的脸色。

  也不知她是从哪里学来的捆绑方法,竟然又用另一根绳子穿过我乳房上下的
绳子,将这两道绳子系到一起,然后打上结,多余的绳子被她牵在手里,就像是
牵着被她卖来的奴隶那样。

  乳房的紧迫感让我产生刺激的心理,尽管绳子绑得很紧,双手又在背后绑成
难受的样子,可我并没有一丝排斥的心理,反而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特别是一想
到将会被江娜“欺侮”时,心里就越发兴奋了。我却怕她看出我的心思,恼道
:“还闹,快松开,不然……不然就不理你啦”。

  江娜却吃吃直笑,在我耳边低声说:“你是不是很喜欢被绳子捆绑啊?”

  我“呸”了一声说:“变态,谁会喜欢这样子,你吗?要不我将你绑起来好
了。”

  江娜说:“那你刚才明明可以挣脱,却怎么不反抗了?”

  我说:“那……还不是怕伤了你。”

  江娜说:“谁信啊。”说着一拉绳子,将我拉到她的床边,笑道:“你现在
是我的俘虏喔,平常时总受你欺侮着,今天我可要欺侮你一回。”

  我惊问:“我几时欺侮你了?”

  她说:“还不承认,每次训练我都打不过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你
弄的。”

  “那不是因为训练嘛,怎么怪我。”

  “那你不能让着我点?”

  “你不会真的这么小气吧,好吧,你要是真的生气,那我给你赔不是啦,要
不我也让你欺侮一回,反正现在也被你绑着,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真的吗?你不生气?”

  我无奈地说:“生气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一不小心成了你的俘虏”。

  “对,你现在就是我的俘虏,嗯——-是我的小女奴,嘻嘻……”

  “呸!什么小女奴,亏你想得出来”。

  “怎么着?不乐意?有你受的”。说着,猛地一拉绳子,我没注意,身体踉
跄地倒在了床上,江娜乘机按住了我,一双手在我的身体上不住地搔痒。我最怕
痒了,难受极了,都笑出了眼泪,最后实在受不了,只得求饶:“别……别……
好……好我是小女奴,我是小女奴……”

  江娜这才作罢,也上了床,躺在我的身边。我想起身,又被她按住。她一手
搂着我被绑的双臂,一只手像不经意地搭在我的双峰上。

  沉默了一会,江娜忽然抬起脸,凑到我的脸上,出其不意地将嘴唇吻在我的
嘴唇上。我吓了一跳,有些惊讶,心里莫名地慌乱起来。我躲着她,她却不依不
饶。她那柔柔的嘴唇很快就让我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异样快感。我被这种快感俘
虏了,不再逃避,她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两根香舌很快就纠缠在一起,谁也不
忍心离去。

  意乱情迷中,我突然查觉江娜已经将我的裤带松开了,一点点地想将我的裤
子脱去。我喃喃地说不要,可是我的身体却做了相反的动作,配合着将屁股抬起
来,让她轻松地就将我的裤子退到大腿上。我觉得羞耻,可更有一种兴奋的冲动
让我情难自禁地迎合着她。

  她的手分开我的双腿,伸进我的内裤里……我忘记了一切,整个身心都在飞
跃。到得后来江娜松开了我的捆绑,俩个赤裸的女孩子忘情地拥在一起,相互抚
弄刺激。

  事后我们俩人都觉得不好意思,谁也没说什么,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她不
得不洗床单,上面的污渍又让我们好一阵的难为情。

  以后又有好几个晚上,江娜都偷偷地占进我的被窝……


(2)

  这天,我和江娜接到了一个任务:协助A市公安局诱捕专门抢劫夜总会和歌
厅小姐的罪犯。该市公安局长梁天给我们介绍了案情:据受害的小姐提供的情况,
该罪犯善于易容,因为每个受害的小姐描述罪犯的像貌特征都不相同,但从另一
点可以判断他们是同一个人,就是这个罪犯喜欢将女孩子捆绑起来干那种事情,
完事后洗劫财物,虽然财物不多,但在A市影响极坏,短短的一个月就有六个小
姐受害。因为罪犯善于伪装,没有任何线索确定犯罪嫌疑对像,给抓捕带来困难。
考虑到案件的危险性,这才求助于训练有素的女特警队派人协助。

  简单地介绍完案情,梁局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交给我们一本受害
小姐的记录,让我们看一下,再决定是否接受任务。看完记录,我和江娜不禁面
红耳赤,原来那罪犯不仅喜欢捆绑女人,更喜欢羞辱和虐待女人,有两个受害的
小姐还被赤裸着绑到大街上,直到第二天天亮才被早起段练的人发现。从记录中
我们还得知唯一能确定罪犯身份特征的竟然是……竟然是靠近罪犯生殖器的地方
有一个一公分左右的小肉瘤。

  江娜在我耳边低着声音说:“这个坏蛋最适合我们抓捕了,是不是?”

  我的脸顿时一红,自然明白江娜所指,啐道:“什么是最适合我们抓捕了…
…”

  江娜嘻嘻一笑,自作主张地对梁局说:“我们接受这个任务,请局长放心,
我们一定将罪犯抓捕归案。”

  梁局激动地握住我们的手,不住地感谢我们的帮助,然后告诉我们具体的诱
捕方案……

  按照方案,我和江娜化装成舞小姐出入各种娱乐场所,引诱罪犯对我们下手。
其实我知道,所谓的舞小姐就是妓女。还真没想到,我和江娜一打扮,竟然不输
于电影明星和模特呢,不禁都想:原来自已竟是这样漂亮啊,原以为特警队的训
练将我们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呢,呵呵……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特别是穿着性
感的服饰出入娱乐场所时,单从男人看我们的目光和被搔饶的概率,就知道我们
俩人是多么的光彩夺目。不过我们可不是真正的小姐,抓住罪犯才是我们的职责。
想想就觉得够羞耻的了,每次和男人开房,判定是否是罪犯的方法就是看这个男
人有没有捆绑的要求,如果没有,自然要放他的鸽子了,看着男人为我们失魂落
魄的样子,别提多刺激了。

  可是连着一个星期可疑的目标都没有出现,是不是罪犯得到了什么风声呢?
我和江娜都急了,却又无计可施。这日深夜,梁局通知我们收队,看来又白忙了
一个晚上啦。

  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和江娜被安排租住在一栋十五层楼的公寓内,有两个刑
警租了隔壁的房间负责保护我们的安全。一进公寓的大门,江娜便将门反锁了,
然后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抢先进了浴室,我也脱光了衣服,跟着进了浴室。其实
住进公寓的第二天我们就习惯了这样,赤裸着身体在房间里走动和嬉戏。在浴室
里自然又是一阵的疯闹,相互撩拨对方的身体。

  从浴室出来,我们的脸都是红红的,身体也发烫。江娜从衣柜里摸出一卷麻
绳,向我走来,而我虽然觉得羞涩,可总忍不住主动地将双手扭到背后让她将我
紧紧捆绑起来。自从有了第一次超出训练课程的捆绑,我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被捆
绑的感觉。虽然没有主动要求她绑我,但每次她拿出绳子,我都很乐意玩这样的
游戏。江娜绑我的方法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刺激(她说这样的捆绑都是她发明
的,后来上了网才知道,像她的捆绑方法早就有了)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拨。

  江娜捆绑我从来就不知道怜香惜玉,每次都将我绑得很紧、很死,这次也不
例外。和上次一样,她将我的双手呈“W”的样子绑在背后,只是手腕吊很更高,
手指都可以摸到颈子了。她将绑着手腕的绳子先搭在我的两肩上,然后去绑我的
手肘,这样我的小手臂在背后几乎贴在了一起,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接着又用
绳子将手臂连同身体紧紧地缠绕,在我乳房的上下形成两道绳带。最后再将先前
搭在肩上绑住手腕的绳子拉到胸前,将勒过乳房上下的绳带绑到一起,多余的绳
子就不停地在乳房中间的绳子上缠绕,在乳沟中绑成一个麻花状的绳柱。我的乳
房也因为绳子的挤压而更加突出和挺拨。

  连同身体绑在一起的手臂就像是木棒一样将我的身体固定起来,让我只能挺
拨着胸脯,连弯下腰去都显得困难。我很喜欢江娜将我绑得很复杂,所以不管她
怎样绑我,我都默默地接受。

  这时江娜又拿了一根绳子,从前向身后围在我的腰上,在背后打结系好,然
后分开我的双腿将绳子从我的胯间穿过去,想了想,将绳子打了一个结,而这个
结正好是阴道的位置。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拨开我的阴唇,让绳子充分地嵌入阴
唇中,让我的阴唇紧紧地含着那个绳结。最后她将绳子穿过腰间的绳子,却不系
在一起,而是抓在手里。

  虽然我一声不吭地任由江娜捆绑着,但我的身心仿佛经历了淫浴的洗礼,羞
耻而又异常地兴奋着。现在我就算?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俑叩募掖涔Χ嘉藜糜谑铝耍巳斡山?br />娜欺侮的份儿,什么都干不了。我知道江娜接下来会做出一些让我难堪的事情,
而我却充满了期待和渴望,心下不禁想:不管她让我做什么都愿以去做、、、、、

  江娜一拉绳子,我那敏感的地方就会受到绳结的刺激,双腿就会觉得酸软无
力,而那个地方也因为绳结的磨擦而给我痛疼的感觉,只不过这痛疼是痛并快乐
着的,但这并不表示我能忍受这样的痛疼。事实上这根绳子主宰了我的身体,因
为痛疼和刺激我不得不跟着绳子牵制的方向行走。

  江娜就喜欢这样,看到我痛苦和无奈的样子。她坐到床上,然后拉动绳子,
我只得羞羞耻耻地走过去,满脸通红地等着被她欺侮。

  今天她显然又有了新花样。她拉紧绳子,然后用柔嫩的美脚踏在崩直的绳子
上。我的阴部吃痛,不得不向下压低身子。这死妮子,居然想让我给她下跪呢。
唉!谁让自已心甘情愿地被她绑缚,活该要受到她的羞辱。

  我没有办法,最敏感而又柔嫩的地方又怎么抵受得住绳子的刺激和痛苦。只
得屈辱地跪在她的腿下。她用柔柔的小脚掌抚弄我的身体,还用脚趾夹住我坚挺
起来的乳头,我被她撩拨得情不自禁,羞耻得无地自容。

  她忽然说:吃我的咪咪好不好?

  听了她的话,我忍不住看向她的胯间,那个地方微微张开着,还有一些晶莹
的液体粘在那里。我顿时满脸通红,心想自已的那个地方和她一样呢,甚至还感
到液体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我说:不要吧……脏呢。

  江娜却向前移了移,使屁股超出床沿,然后将双腿分得更开。她说:来嘛,
我洗得很干净,你舔我,然后我给你弄好不好?

  我还是摇了摇头,因为觉得有些恶心,可我又产生想去舔弄的欲望。

  江娜说:求求姐姐啦!试试嘛……

  迟疑了一下,我竟忍不住点了点头。于是我将脸凑进她的胯间,一股不知是
什么样的味道竟然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的反应更强烈了。我用舌尖轻触了一下,
有些油腻的感觉,但在这时,江娜却非常夸张地呻吟了一下。这一声呻吟仿佛充
满了魔力,震撼了我,让我不能自制地产生疯狂的念头,想要刺激她,满足她。

  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全身心的投入。我的舌头伸进肉缝中,在
阴唇中疯狂地搅动,如果舌头够长的话,我甚至想更深地插进去……

  江娜淫乱而又放荡地呻吟着,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淫磨的气息……

  然后江娜用同样的方法让我上了巅峰……

  (唉!俩个美丽的女特警竟然背着别人,不顾身份做这这种……这种事情…
…真是……)

  江娜趴在我身上,用嘴吸弄着我的乳头,一只手又揉在我另一只乳房上。我
们俩就这样默默地躺着,回味着刚才的余韵。我依旧还是那样被捆绑着,只是双
手有些麻痹和酸痛,但我却还是不愿意让她解开我的绑绳。

  良久,我说:不早了,该睡啦。

  江娜嗯了一声,却又用绳子绑紧我的脚腕,一直绑到我的大腿上,如此一来,
我就更加动弹不得了,嗔怪道:怎么还绑啊。

  江娜自然知道我是喜欢被绑得更紧的,没有理我,下了床,从壁柜里的一个
黑皮包里将我和她的手铐拿了出来,又捡起我们脱在地上的内裤和丝袜,这才上
了床。

  江娜将她的内裤揉成一团,说:张开嘴。

  我说:好脏的,还是不要了。

  江娜不依,非要塞进我嘴里不可,我只得张开嘴,任由她将她的内裤塞进我
的嘴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但让我很耻辱。她又用她的丝袜,将我的嘴缚住,
让我无法将内裤从嘴里吐出来。

  接着她将我的内裤也揉成一团,塞进自已的嘴里,用我的长筒丝袜先缚好嘴,
然后将双眼也给朦上了。我明白了她想做什么,想要阻止,却无法说话。更让我
感到不安的是她竟将手铐的钥匙随手扔向房间的某个角落,再摸索着用手铐铐住
自已的双脚,然后府身躺下,先铐住自已的一只手腕,接着将双手扭到背后,将
另一只手腕铐进手铐里。

  天啦!她也太疯狂了吧,这样一来,我们俩不都被束缚住了吗?万一有个什
么意外可怎么办?可恶的江娜还要朦上自已的眼睛,要是明天找不到手铐钥匙谁
来解救我们啊?虽然我没有被朦上眼睛,可我的嘴堵着啊,就算知道钥匙的位置,
又怎么提示呢,真是太过份了。幸好明天白天没什么事,只是晚上才工作,不然
可就惨了。想想事以至此,只好任之了。

  江娜却显得很坦然,不住地扭动着身体向我身上靠。和她相比我就显得很被
动了。全身被绑得紧邦邦的,翻个身都难,而江娜只是简单地铐住了手脚,活动
的余地要大得多,不大一会,她就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唉!
两个人都被束缚了,还要受她的折难……

  就这样我们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突然听到一丝
轻微的响声,是门锁的声音!我立时就惊醒了,天啦!有人在开门。


(3)

  我的判断没有错,真的是有人在尝试着打开门锁。会是谁?会是谁?天啦!
这可怎么办?不管进来的是谁,我和江娜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啦……

  这时江娜也醒了,她的反应比我还强烈,必竟她的眼睛还被朦着。我和江娜
惊恐的心情无法言喻,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如果嘴不是堵着,我们可以故意大
声说话吓退企图闯入者,可是现在,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江娜挣扎着想要起来。我知道她想急于找到钥匙打开自已,可是现在什么都
晚了,那房门已经被打开了。先是开了一条细缝,然后照进一束光柱,那光柱从
房间的一端照起,慢慢地移向床边。很快就照在我绑满麻绳紧紧捆绑的双腿上,
由腿至上,缓慢地掠过我的身体,在高挺的乳峰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照在我惊恐
万状,瞪着园园眼睛的脸上。

  因为电光的照射,我看不清来人,只见门在那人的背后轻轻关上,电光向我
们靠近。我无法猜度当不速之客见到俩个被捆绑的美丽女孩子是一副什么样的表
情,但我已经惊魂失魂,羞愧得想要死去。

  江娜还在徒劳地挣扎,他并不知道闯入者已近在咫尺,我和她就像是待宰的
羊糕,无奈地从鼻腔里发出惊惧的喔喔声。

  “俩个贱货……”。来人低着嗓音骂了一句,然后关了手电筒。黑暗中我看
见他脱去了自已的衣裤,跨过我的身体,在我和江娜的中间躺下,背靠着床头,
一手将已经跪在床上的江娜拉进了怀里,另一只手强行伸入我的背后,拉着绑在
我背后的绳子将我提了起来。此时我纵?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俑咔康奈湟找仓挥斜话诓嫉姆荻耍?br />这样的遭遇让我感到莫大的耻辱,如不是口里塞着江娜的内裤,我连咬舌自尽的
念头都有。

  来人翻转了我的身体,让我成了背部朝天地趴在了他的身体上。他的腿分得
很开,我和江娜都在他的两腿中间。他用腿弯转过来压住江娜不断挣扎的身躯,
而我被绑得太紧了,根本没有余地去抗争。

  我和江娜“喔……喔”地从鼻腔里发出悲惨般惊恐的低吟,这声音根本不足
以引起隔壁刑警的警觉。可是,就算引起型警的注意,以我们现在的样子被救,
以后还有何脸面见人啊?且不说我们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单从以抓捕罪犯的
女特警的身份就会让我们活在屈辱的阴影里。何况我们还是在自缚和情况下遭受
了侮辱……

  我和江娜都哭了,流出了悲惨绝望的眼泪。我和江娜虽然有着不正常的举动,
可还是个守身如玉的少女,一直都将贞Cao 看得很宝贵。特别是我还发誓自已的
第一次只能献给自已心爱的人,并且还要留守到新婚之夜。可是现在,连男朋友
都没有,却要遭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甚至是小偷流氓的侮辱,更悲哀的是我们连夺
去我们少女贞洁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忽地,我悚然心惊,这个男人会不会是我们一直想诱捕的罪犯呢?可能,极
有可能,或许自我们扮演舞女开始就被他盯上了,只是一直没有出手。现在他出
手了,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真实的身份,或许也不会想到他的猎物竟会自已捆绑起
来等着他来凌辱。

  男人一直不再说话,但一双手肆意地在我们的娇躯上抓揉着,有时捏得非常
的痛疼。因为我是趴在他的身体上,被他的一只手固定着不能动弹,他的手就便
在我园园的屁股上抓揉。我的双乳紧紧挤压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我从没有和男
人如此贴近过,更不知道和男人亲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可是现在我不但和男人
的肉体如此亲近并且是赤裸着身体,心里似乎有种异样的情绪蠢欲动,如不是惊
恐和羞辱占据了整个身心,我真不知道那蠢蠢欲动的情绪会给我带来什么。

  我和江娜就像是俩个投怀送抱的妓女在男人的怀里挣扎扭动着,却什么也改
变不了。虽然我的脸和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黑暗之中还是看不清他的像貌,我悲
哀地想,难道连是谁夺去我宝贵贞Cao 的人都不让我知道么?又如何将这个侮辱
我的男人碎尸万段。

  我似乎感觉到一根坚挺的肉柱?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谖液徒鹊乃戎屑洌钦馔嬉饷矗渴钦?br />玩意将要夺去我的一切么?

  男人终于要开始实质性的动作了。他将我推向一边,使我仰面朝上,然后用
一条腿压住我,他又强行将江娜翻转过身体,就像是摆弄着玩偶一样让江娜背对
着他,然后他也蹲了起来,将江娜的上身压在床上使江娜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因
为江娜的两只脚腕被手铐铐着,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将他罪恶的东西插进去。

  江娜也意识到了自已将要被夺去引以为豪的贞洁,疯狂地摆动着身体,但她
的腰死死地控制在男人的手掌里,无法摆脱将要被侵犯的命运。我甚至感觉到男
人的恶物在江娜的私处碰触着,找寻可插入的地方……

  不!不能让他伤害江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江娜在我面前遭受侮辱……不知
从哪里来的力量,几乎用尽了我所有的气力,勇猛地翻转身体,使自已撞向那个
将要夺走江娜贞Cao 的男人。我知道自已因为被紧缚着,根本不可能对那个男人
有多大的伤害,但我至少可以阻止男人,不让她轻易得逞。

  “妈的,贱人,是不是你想要了,那老子就先满足你……”。

  他扔下江娜,抓起我,如法泡制。但我被绑得太紧了,紧缚的双腿使他更不
容易得成,何况还有一根勒过阴部的绳子阻止了他。于是他发疯似的想解开我腿
上的绳子,但在黑暗之中找不得打绳结的地方。

  江娜借着这个间隙已经站到了地上,向前蹦了几步,但因为被朦住了眼睛,
方向却是错了。男人发现了她,扔下我,让我重重地摔倒在床沿上,因为紧缚的
身体无法保持平衡,我又摔在了地板上。

  男人抓住了江娜的手臂,又将他拖到床上,然后府下身子,一手抓住我胸前
的绑绳将我硬生生地提了起来。我和江娜完全成了这个男人的玩偶,几乎没有任
何办法逃离他的魔掌。

  男人还是选择了我,或许是因为他打不开江娜脚铐的缘故吧。他骑在江娜的
身上,抱着我,摸索着我腿上的绳子,但江娜绑得太紧了,他一只手无法解开。
男人又放下我,去拿他脱下的衣服,不知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可能是开锁的工
具,因为他抱住江娜的双脚,似乎尝试着将江娜的脚铐打开。

  江娜突然放弃了挣扎,我明白她的心思,也燃起希望,如果江娜的双腿自由
的话,我们还是有自救的希望。果然,江娜的脚铐被打开了,但男人候急似地将
她抱住,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挺着胯下的硬物便欲刺下去……

  好个江娜,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特警队的训练此时派上了用场。只见江娜猛
地一挺腰身,借势猛地旋转身体,使出的正是剪刀腿的功夫,只可惜双手被反铐
着,没能用出足够的力量,否则可能还会听到颈骨断裂的声音。

  江娜和那个男人都翻到了地板上,我的心都吊在了嗓眼上,紧张得无以复加,
如果这一击不能凑效,那就惨了。终于,我看见江娜的身影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怎样了,但我希望江娜快点找到手铐钥匙解放自已。江娜
却行动迟缓,我这才想起她的双眼被朦着。我很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倒是江娜
比我镇定,爬上床,用铐在背后的手摸到我的位置,然后将系着我嘴的丝袜扯了
下来。我慌忙吐出内裤,忙叫:“快……快去找钥匙……”

  江娜却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在我面前府下脸,碰触着我的身体,然后接近我
的嘴巴。我明白她要干什么,忙伸嘴咬住蒙住江娜眼睛的丝袜,江娜跟着低头缩
身,那丝袜便从江娜的头顶扯了下来。

  江娜得见光明,用铐在背后的双手打开墙灯,很快便在地上找到了手铐钥匙
给自已开了手铐。我终于可以深深地缓了口气,知道总算是得救了。

  “还不快点给我解开”。

  江娜的脸色竟然是红卜卜的,竟看不出给我松绑的意思。我真的急了说:“
还发什么痴啊!快点给我解开绳子,快点……、。”

  江娜却说:“慌什么,我得先看看那个色狼怎样了。”说着走到那个男人面
前,弯下腰,将那个男人的双手反扭到背,用手铐将他铐了起来,边铐边说:“
幸亏这个男人倒下时是头落地,不然……不然我们这俩……嘻嘻……可就被他糟
蹋了。”

  说着将男人从地上提了起来,竟然将他推到床上,像个死人般地躺在我的身
边。我满是羞怒,喝道:“你……你做什么啊……他……他要是醒来……”

  江娜吃吃一笑:“怕什么,反正我俩都叫他看见了,身子也被他摸了个遍,
还……还差点……”

  我的脸也羞红了,烫得历害。问她:“那……那你……你还想做什么啊?”

  江娜忽然正色道:“我们……我们不能让他活着……得……得想法弄死她…
…”

  江娜的话让我吓了一跳,顿时又明白了她的意思,是啊,如果这男人被审讯,
说出我和江娜的糗事,哪还有脸见人。可是就为这个杀人,显得过份了些。虽然
可以断定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罪不至死,何况我们也没有权力去判他的
死刑,做为女特警,这是知法犯法,同样也是犯罪。

  我和江娜一阵沉默,良久,江娜说道:“不怕,我有办法。”说着翻动男人
的身体,看了一眼,脸露惊喜,说道:“这个男人就是我们要抓的罪犯,你看…
…”

  顺着她的目光,果然,在男人的下腹部靠近……靠近生殖器的地方有一个肉
瘤。我却又忍不住多看了那个……那个下面一眼……羞耻地想:那就是男人的那
个东西吗?……

  江娜道:“这个男人该死。不过……”

  我不知道江娜想干什么,却见她也上了床,然后摸着男人的身体,一脸的红
润,又羞耻又兴奋的样子。

  我惊讶她的举动,说:喂,你干什么啊?花痴啊,

  江娜吃吃只笑,然后说:“别说,这个男人的身材还真棒,怪诱人的……我
们……我们不如玩玩他,反正他要死,谁也不知道。”

  我“呸”了一声:“要玩你玩,我不陪你。你……快,快给我松绑啊!”

  江娜却不理会我,竟……竟用手去拨弄男人的那根……那根软软的下面……
不无羞耻地说:“唉,你以前见没见过男人的这个东西啊?好奇怪的感觉,刚才
那么大,现在这么小……”

  我也忍不住去看,只觉满脸通红,心跳加速。恰在这时,男人竟然醒了过来,
当他发现自已被反铐着时,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江娜说:“老实点,别乱动,不然让你好看。”

  那男人连忙点头,不住地说:“是,是,是,故奶奶饶命,故奶奶饶命……”。

  我和江娜都还赤裸着身体啊,更让我难堪地是我还是那样被紧紧地捆绑着,
一动不能动地躺在男人的身边。我们的玉体又叫他看得一览无遗,和先前相比更
叫人羞耻,只是知道自已不再危险,没有了惊惧的心理,相反却涌出一种从没有
过的刺激……

  江娜竟现媚笑,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我们俩个大美女陪着
你,你这一生也该自足了”。

  也不知道男人是否听懂了江娜的意思,还是不住地点头:“是,是……”。

  江娜的脸上竟现出一丝异样的笑容,我想那应该是淫邪的笑容。只见她用手
捉住男人的下面,抚弄起来,很快那个东西就坚挺了……江娜是不是吃错了药,
怎么连这种令人羞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啊!疯了么?还是真的发了花痴啊。

  我不禁面红心跳,不好意思再看,却又舍不得移动眼睛。

  江娜竟又不知羞耻地胯到男人的身上,临空蹲着,用手扶着男人的肉柱,去
碰触自已的……自已的私密之地。我吓了一跳,以为……以为……

  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江娜竟……竟抓起扔在一边的另一只手铐,铐住
自已的手腕,然后扭到背后……我的恐惧不亚于地球未日的来临,惊叫:“你…
…你要干什么……不……不要?”

  然而说什么都晚了,江娜又将自已的双手反铐了起来。果然,男人露出了狞
笑,用力地一挺,幸亏江娜躲闪得快,不然……不然那下面可就插进去了。江娜
就势一滚,站到了地上,虽然自已铐上了双手,但她一点都不惊慌的样子,还露
出戏谑又显得淫浪的媚笑。

  我叫:“你是不是疯啦”。

  男人也从床上站了起来,他也被反铐着双手,但可以看出他很自信的样子,
必境是对付一个弱女子,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应该会充满了自信。我知道江娜
在捆绑时能运用自已的双腿,这在我们捆绑训练时玩闹过,可我却没有信心。

  江娜挑逗性地刺激着男人:“怎么,想吃了我么,来呀,我等着你呢”

  男人像一头猛兽,冲向江娜,虽然没有手,但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已至少可
以将显得弱小的江娜撞飞。但江娜没有让他得成,在即将撞上时,江娜小巧地闪
向一边,伸出一腿绊了男人一下,男人的身躯就像一个称陀一样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很重,男人挣扎了几下,却爬不起来。江娜走过去,居高临下地
藐视着男人:“起来啊,这么快就不行了?还算个男人吗?有种就快起来啊……、”

  男人痛苦在摇了摇头,脸露胆怯的惨色:“不……不……我不敢了……”。

  江娜就像是骄傲的女王,用柔嫩的小脚踏在男人的胸肌上,然后移到男人下
腹部,用脚去拨弄那个又软下去的下面。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那个男人忽地一扫腿,得意忘形的江娜又怎防到他还
有力量使这一手(我也没想到啊,还以为这个男人真的不堪一击呢)。因为被反
铐着,江娜赤裸的身躯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半天动弹不得,
而那个男人却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悲惨地想:完了,这该死的江娜……

  站起来的男人狠狠地踢了江娜一脚,这一脚踢在江娜柔软的腹部,力量显然
不轻,因为江娜被踢到一米开外的墙根,痛苦地倦屈着身体。

  男人露着邪恶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那眼里的意思不言自明。我想大声呼救,
因为有俩个保护我们的警察就在隔壁。然而我只张开了嘴。却没有叫声出来,觉
得自已很可悲,现在都忘不了世俗的观念……

  那个男人开始寻找用来开铐的钥匙或是他带来的工具,不管找到什么,我和
江娜都完了,将再次落入他的魔掌。

  我感到了绝望,无奈地看向江娜,江娜此时也正在看我,她的嘴角渗出了血
迹,脸上除了痛苦更充满了悔恨和歉疚。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鼓励她:“快起
来,江娜,快起来啊!”

  男人也注意着江娜的反应,但看到江娜无奈地挣扎了一下,露出痛苦的表情
垂下头去,便放下了心。他的眼睛突然盯在了我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
手铐的钥匙就在我身边。我本能似地翻动了身体,将钥匙压在身下。可这有什么
用呢?我被绑得就像是个物体,一个小孩一个动物都可以轻易地伤害我,何况是
一个仅仅只被铐住双手的大男人。

  男人背对着我,抓住我身后的绳子,很轻易地就将我拉到了一边。顺速摸到
了钥匙……我彻底地感到了绝望,脑子里一片空白……

  男人打开了手铐,他自由了,而我们……我悲惨地哭泣起来。

  男人恶狠狠地走到江娜的身边,一把抓住江娜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拖到
床边。江娜像个死人一样瘫在床边,蹲着跪在地上,如不是男人又抓住她脸上的
肌肉,江娜一定会像软泥一样倒在地上。

  她倒底伤得怎样?怎么一点斗志都没有?

  男人骂道:“贱货,臭婊子,喜欢刺激是不是?妈的,还自已铐自已,你以
为你是谁?贱,真她妈的贱,老子还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凄惨地扭过头去————这一扭头,我看到了地板上的
竟然有一把小刀。那小刀从男人的衣服口袋里露出了一角,但我肯定那是一把瑞
士军刀,在街边就有的卖。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吗?但我很快就绝望了,我被绑
得太紧了。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捆绑而麻痹和酸痛,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就算
那刀已经捏在了手里,我也不可能割断绳子。


(4)

  男人胯下之物又硬挺起来,竟将它当作鞭子抽打在江娜的脸上,边打边羞辱:
“贱人,想吃吗?……”

  江娜虚弱地哀求:“饶……饶了我们吧……”。

  “饶你……”。男人淫邪而又狰狞,挺着下面就往江娜嘴里塞,恶毒地说:
“给老子口交,你敢咬的话,老子杀了你”。

  江娜竟真的张开口,任其那粗大的下面塞进嘴里,在嘴时里进进出出地抽插。
男人还觉得不过瘾,伸手又将我拉了过来,抓揉着我的乳房,我一挣扎,他就捏
住我的乳头,让我不敢逃避。

  突然,男人惨叫了一声,手捂着阴部,然后一脚将江娜蹬开,自已却委顿地
跪在地上,脸上露出惊惧痛苦的神色。

  江娜仰卧在地上,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显得有些恐怖。她的脸
上溅满了红红的血迹,嘴里还有血不断地冒出,接着她张嘴吐出一物,那正是男
人的半截下面。

  我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江娜很快就站了起来,找到钥匙,打开了自已的手铐,还对我做了个怪脸,
然后说:“还想玩玩呢,可是天快亮啦,没时间了”。说着便拎起男人的头发,
拖向阳台。

  不一会,江娜返回来。我惊问:“人呢?”

  江娜说:“扔下去了”。

  我吃了一惊,但一想做了就做了吧。本来就是想要他死的。正思忖善后之策,
江娜却抱起我,吻在我的唇上。我却没有这份心思,嗔道:“还闹,快给我松绑,
该想想怎么推去责任”。

  江娜说:“我早想好了,”话峰一转,吃吃地笑着问我:“是不是很刺激啊”。

  我的脸一红:“还说,想吓死我啊!原来你是装出来的”。

  “也不是装的,那一下真的将我摔个半死,但我们是做什么的?,格斗训练
时不经常摔打吗?早就习惯啦”。江娜便说便给我解绳子,难以隐饰脸上的兴奋,
自顾自地说:“如果不没时间了,我还……我还真想……玩……”。

  我呸了一声,笑骂:“你发春了啊!变态,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那
可是大坏蛋,那人说得没错,你就是下贱……”。

  “我就是下贱怎么啦,你以为你不想啊……、。”

  “我……”我的脸不自禁地红了……

  事后我和江娜一口咬定罪犯乘着我们熟睡时偷偷地进来,脱光了衣服想要QJ
我们,被我们发现,展开了一场搏斗,最后罪犯不敌跳窗逃跑摔死了。当问到男
人那玩意是怎么回事时,江娜说打斗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知道那是怎
么回事。问我们为什么不通知隔壁的刑警时,江娜说:通知了。那俩个刑警主动
承认错误,说自已连日工作,都很累了,睡得太死,可能没听到动静。虽然我和
江娜的解说可疑之处很多,但这事还是这样了结了。

  回到特警队,我和江娜竟破天荒地被放了三天假,原来我们诱捕罪犯的事情
在特警队传开了,都在猜侧我们和罪犯捕斗的过程。越说越玄,还以为我和江娜
受到了某些刺激呢。给我们放假三天,是为了让我们调整一下心态。不过同时又
交给了我们一任务,让我们休完假直接去B市刑警队,接受队长龙刚的安排。

  江娜问我这三天干什么,我说回家。她说那太没劲了,还不如和她在一起玩


  我知道她说的玩是什么意思,但我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怪想爸爸和妈妈的。

  江娜调侃我:真的想爸爸妈妈?不会吧!是不是想那个爱得你死去活来的情
人了?

  我说:谁会爱我死去活来呀。脑子里却现出一个书生气很重但很英俊的面孔。

  江娜说:人家那么喜欢你,一个星期一封信,对你真够痴情,就是一块冰也
给化啦“。

  我说:你要是喜欢,不如跟我去,我给你们介绍绍“。

  江娜嗔道:说什么呢你,人家喜欢的是你又不是我。又在我耳边吃吃笑道:
“这次回去,你……你就给了他,我怕万一以后又执行什么任务,真的让罪犯给
欺侮了,那可……可就……”。

  “呸!要被欺侮的也是你,那天……那天……你还还……用口……”。

  “是啊,我就喜欢被坏人欺侮……、。”

  和江娜分说回到家,享受亲情自不必说,但江娜的话却总在我耳边萦绕。想
想也是,万一哪天真要落到犯罪分子的手中,就像抓捕的罪犯那样受到羞辱……
幸亏那个罪犯死了,不然我和江娜的那些密秘让人知道,哪还有脸见人啊……那
个……那罪犯的下面……想着想着,我就情不自禁地面红耳赤起来。

  江娜嘴里所说的情人,从读高中就开始喜欢我了。他叫赵凯,现在是一家医
院的主治医生。我也不是完全不喜欢他,只是觉得他书生气太重,有些软弱,缺
少男人的气概。但他很爱我,是那种爱到骨子里的爱,正因为这样我又舍不得放
弃他。我的功夫他是知道的,加上家传保守的观念,我几乎没让他碰过我的身子,
后来约会,他更是有色心却没有色胆。

  我的父母却很喜欢他,早将他当作是自已的女婿了,我一回来,就通知了他,
还让他到家里吃饭。原来我不在家时,他没少讨我父母的欢心,一有时间就到家
里来帮这做那,有一次父亲病了,还鞍前马后地侍候着,现在做了主治医师,工
作忙了,也不忘问寒问暖。

  吃完晚饭,他就跟着我进了我的房间,还自作主张地关上了房门。他对我家
做的一切虽然让我感激,可一直在他面前凶惯了,怎么也做不回温柔的女性来。
这不,本想让自已柔性一点,可说出的话却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关门干什么?”

  赵凯嘿嘿一笑,慌忙又要将门打开,傻得怪可气的。我说:“关上就关上了
吧”。

  他哎了一声,讨好地笑着说:“是,是……”。见我坐在床边,也想坐过来,
可看见我爱理不理的样子,又坐到床边书桌前的椅子上。

  “做……做女特警是……不是很幸苦啊?”他问,像是没话找话。

  “不幸苦,很好玩,也很刺激,怎么,是不是想试试女特警的厉害?”

  “不,不,不……”

  “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啊,还是那熊样,是不是想坐过来,想就坐过来啊,还
让人请啊”。

  赵凯有些受宠若惊,迟疑了一下,还是畏畏缩缩地蹭到我的身边坐下,和我
保持了一点距离。我却有些着恼,忍不住伸脸亲了他一下。

  这一下让他呆若木鸡似的,惊疑而又不知所措。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喃喃
地说:“谢谢你为……为我家所做的一切。”

  “不……不用谢,那……那是我应该做的,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

  我有些感动,抓起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幽幽地问:“你真的……真的喜欢
我?”

  “真,真的”。

  “为……为什么喜欢……喜欢我啊,对你那么凶你还喜欢……、。”

  “我……我……我就是喜欢你,我……”。

  我闭上眼睛,将唇送上去:“那你干嘛不……不亲我……”。

  “……我……我不敢……”。

  “我让你亲也不敢吗?”

  “我……”。

  真是让人又羞又恼,我都这样了他还没那个胆量,没见过这么没用的男人,
怎么怕我怕成这样。难道怕我捉弄他?有我这样捉弄人的吗?该不会是怕我的功
夫不小心伤着他吧……

  “你就这样怕我?将我绑起来得了”。我没好气地说。

  他自然以为我在开玩笑,不过此时我竟然真的希望他能将我绑起来呢。但我
知道他连吻我的勇气都没有,又怎敢捆绑我。

  我扫视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绳子。但忍不住想要被绑起来的冲动,从回来
的行礼中拿出手铐。这手铐……这手铐特意带回来是想……是想这两天自已铐自
已玩的啦。

  赵凯惊愕地看着我拿出手铐,不明白我要做什么。我将手铐递给他。然后背
对着他说:“铐啊”。

  “不……不会真的吧?”

  “我让你铐就铐”。

  “还……还是算……算了……我……”。

  “你不是很怕我吗?将我铐起来不就不怕了吗?”。

  “我……不……是怕……怕你,我是爱……爱你……”。

  我叹了口气,知道他是不会铐我的,再让他说下去,我也真不好意思也没有
理由让他再铐我了。我从他手里拿过手铐,“咔、咔”两响,就将自已的双手反
铐起来。

  他惊惶地问:“钥匙呢?手铐的钥匙呢?别……别铐坏了手……”。

  被铐起来的感觉真好,特别是现在。我可不能将钥匙的位置告诉他,不然他
会义不容词地给我打开。我的脸烫烫的,有些羞涩,更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可是
这呆子,还是不知道人家的心事,迟迟不来动我,非要人家……

  我不管不顾地坐在他的腿上,身子向后仰,然后说:“你再不抱住我,我可
要摔到地上了”。

  赵凯慌乱地搂住了我。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和粗喘的呼吸声。我满脸羞红地说:
“你……你就那样的怕……怕我……”。

  “我……我不是怕,我是爱……你就……就是我的女王,我的女神……”。

  “不,我……我才……才不要做你的女王,人家……人家想……想……、以
后我再也不会对你那么凶了,要凶,你……你就将……将人家绑……绑起来,好
不好?”

  这男人真不懂风情,竟然说:“不不不,我喜欢你凶,我喜欢你凶。”。

  “要是……要是以后我们在……在一起了,别人会说你……说你怕……怕老
婆”。

  “怕……怕老婆就怕老婆……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么??”

  “你傻呀!如果你愿意等,我就嫁给你”。

  “我愿意,我愿意等,等一辈子都愿意,呵呵……、”。赵凯欣喜若狂,出
人意料地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我满脸娇羞,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幽幽说:“我以后再也不凶了,做一个乖
乖的小女人跟着你……、”。

  恰在这时,我的母亲在房外叫道:“小赵,梅梅,出来吃西瓜”。(哟,写
到现在才记着没有介绍自已的名字呢,好像是没有介绍吧?我姓文,叫文梅)

  母亲这一声喊,让我又羞又耻,慌忙站了起来,差点……差点就……当地风
俗,女儿家是不能在娘家亲热的,成家了就更不行了,会给家里带来不幸。

  我和赵凯同时答应了一声,相互一望,都是红通通的脸色。

  赵凯说:“钥匙呢?我给你打开吧”。

  我却不愿意打开手铐,想了想,说:“我们……去……去你……我们出去走
走吧”。又忍不住羞耻地想:如果你敢将我带到你家里,我就什么都给你。

  “哎,好,不……不打开手铐吗?”

  “不,不打开,我想……我想让你保护我”。我想是男人就喜欢听到自已心
爱的女人说这样的话吧,果然,赵凯也不例外,表现出雄气十足的样子,更为有
机会保护自已心爱的女人而豪气万丈。

  我却想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人家是喜欢被铐着才这样说的啊。怕他看出我
的真实心理,一语双关地说:“从小长这么大,我还没尝过被男人呵护的滋味呢,
今天晚上人家……人家就交给你了……”。

  “放心,要是有人敢欺侮你,我就和他拼命,呵呵……”。

  “傻像。给我披件衣服,让人看见我被铐着,还以为你抓了女犯人呢”。

  “披什么衣服啊?”他问。我才想起自已当女警之后一直没有卖衣服,以前
的也肯定不合身了。其实我现在的穿着也够土的,一件粉红色的T恤和廉价的牛
仔裤。

  我说:“将你的西服脱下来给我披上不就行了,这么热的天,还穿什么西服。”

  “哎,是,是”。说着便将西服脱下来披在我身上。他的身材虽算不上高大,
但那西服却足够遮住铐住我手腕的手铐。

  出了我的房间,母亲正从厨房里端出西瓜,父亲看着电视。我说:“爸妈,
我们出去走走”

  看着我和凯在一起,父母都很高兴。母亲:“吃了瓜再去吧”。

  我说不了,回来再吃,怕被父母查觉我被手铐铐着,急匆匆地走到门口。但
母亲却将凯拉住,硬塞了两片西瓜。我准备换上自已回来时穿的运动鞋,发现它
有些脏,再说自已被反铐着,没法自已穿上。跟着我就看到一双高跟鞋放在门边
的鞋架上,竟然还是在脚腕上系带的那一种,鞋跟也很高,差不多有十公分吧。
我就觉得奇怪,谁会穿这样的高跟鞋啊!该不会是自已母亲的吧?可是妈已经四
十多岁了,还有这么时毛?好奇地问:“妈,这是谁的高跟鞋啊?”

  妈也不知还在跟凯说些什么,听到我叫,向我走来。我顿时紧张起来,忙说
:“就是这双,您别过来了”。

  妈已经看到了鞋子,说:“哦,这一双啊,是你表妹的,前些时她来,说是
这鞋打脚,在我们家换了一双鞋就走了。说是过两天再换回去,可是现在也没来,
这鞋也就放在这了。”

  我哦了一声:“那我穿穿成吗?”

  妈说:“有什么不成,表妹又不是外人,你要穿就穿吧,”。

  凯倒也机灵,拦住了母亲,说我来给你穿吧。从鞋架上将那皮鞋拿了下来。
我将脚抬起,他便捏着我的脚给我穿上鞋子。不知为什么,脚在他手里让我产生
一丝异样的感觉,不禁呯然心动。其实我是很少穿高鞋的,化装成舞女诱捕罪犯
时才第一次穿,鞋跟还没这双高呢。穿上高跟鞋谈不上舒服,更有些不适应,两
条腿挺挺的,像是被迫必需站直的样子。可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感觉,让我舍不得
放弃它,特别是凯在我的脚腕上系住鞋带时,还产生他在给我戴上脚僚的想法。

  母亲笑吟吟地看着我们,为了隐饰内心和发烫的脸色,我对母亲做了个怪脸。
妈妈瞪了我一眼,嗔怪道:“都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事”。

  我知道母亲指的是不该让凯为我穿鞋,可她怎知我是没有办法啊,要是知道
了我的双手被铐着,还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凯笑着说:“没什么,阿姨。”

  妈问我:“晚上要给你留门吗?”

  “当然要留了……”。突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脸顿时红了,忍不住看了凯
一眼,他却只知傻笑。

  出了家门,路过一条长长的巷子便到了街上。因为晚饭吃得晚,其时天已经
黑了,因为是老街道,早以不再行车,但更显得热闹,行人也多,做生意的卖小
吃的,几乎占尽了街道。

  因为人多,有几次都险些将披在身上的西服碰掉,让我既紧张又莫名其妙的
兴奋,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们看到我被手铐铐着,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高跟鞋
更给我双腿被约束的感觉,因为不习惯,走路很不方便,还难以掌握身体平衡的
样子。

  我对凯说:“你……你就不能搂着我?”

  凯欣喜地一笑,将我搂住,显得很生硬,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不过,双臂被他生硬地搂着,手又铐在身后,像是被他挟持着,加强束缚的感觉,
让我产生兴奋的心理。

  “我……我们去哪?”凯问。

  我心想:你想带我到哪就去哪,人家都自铐了双手,还不明白人家的心思,
唉!。我又羞又恼,真想动手打他……打他的想法让我醒悟,看来我对他真的有
暴力倾向,难怪他会怕我。

  我说:“去个没人的地方,就我们俩”。

  凯挠了挠头说:“那……那只有去南山了,就是……就是有点远”。

  我嗔道:“打的去不就得了”。

  其实南山也不算远,坐车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以前凯约我时,就去过。又
走了百余米,才见到出租车,凯打开车门,让我上去。车子行驰之后,我主动靠
在凯身上,又让他好一阵的兴奋和紧张。

  在我做特警之前,南山便是市民晨练的地方,到了晚上就成了情侣的天下。
但今天却很冷清,没见到什么人。我问凯是怎回事,凯也说不知道。

  顺着简陋的石阶,好不容易才上到半山腰。其实南山并不是很高,也没成片
的树林,有的也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树和灌木,因为穿着高跟鞋双手又被反铐
着,才显得难爬了些。终于还是看到了一对情侣正从山上下来,可是走近才发现
原来是俩个男人。

  凯有些紧张,将我扶向一边等那俩人走过去。但那俩个人却在我们面前停了
下来,借着城市的微光,我看见他们的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子。

  一人阴着嗓音说:“借点钱使使”。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南山上变得冷清了。凯却已经在慌乱地掏钱,我说:
“别给他们”。

  一男人说:“哟荷,这小妞挺冲的,怎么着?想见血?”声音有点稚嫩,年
龄不大的样子。

  凯慌忙拦在我身前,陪着小心:“不……不……我们给,我们给……”。

  我却不依,想推开凯,这才记起自已还被铐着双手呢,不禁也有了些胆怯。
没想到凯却被那个男孩推开。那男孩直接站在我面前,挑衅性地将刀子在我脸上
拍了拍,阴阳怪气地说:“想玩玩是不是……”

  我几时受过这样的屈辱,来不及多想,就屈膝给了那男孩一下,这一膝正顶
他的胯下,顿时让他痛得跪在了地上。另一个男的大骂一声:“妈的……”向我
冲来,凯却突然伸手将他抱住了,并对我大叫:“快跑……”。

  凯表现出的勇敢让我感动,心想原来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至少为了我什么
都可以不顾。乘着男人被凯抱着的瞬间,我一脚又踢在男孩的胯下,这人立时便
和先一个男孩一样,痛得大叫,连手中的刀子也扔了。

  嘿,这高跟鞋还是蛮有用处的嘛!

  我说:“将他们绑起来,送公安局”。

  凯却说:“算……算了……”。

  地上的俩个人也慌忙求铙,我想了想,本来是和凯来这里……来这里……别
被扫了兴,何况自已又被铐着,真要送公安局,自已怎么解释,还是算了,便教
训了他们几句,听任他们躺在地上痛得翻滚,对凯说:“我们走”。

  凯说:“我……我们还是回……回去吧”。

  我知道他担心什么,却无所谓,固执地说:“不,别怕他们,他们要再敢来,
我就废了他们”。

  凯执拗不过,只好跟着我向山上走去。

  我和凯来到以前约会的地方。这里有一块青石,大小正好适合俩个人躺在上
面。但凯却从不敢和我一起躺着,他虽追我很苦,可我一直没有答应他做她的女
朋友。以前约会总是我一个人独霸青石,仰望星月,凉风习习,很是惬意。

  凯讨好地将西服从我身上取下,铺在青石上,却不敢将我扶着躺下。我嗔怪
道:“人家被铐着呢,也不来扶扶人家。”其实就是不扶,我也能躺下,只是想
让他多接触我的身体。要是换个男人或许就会借势将我抱在怀里,可凯不懂得这
样做,让我又气又恼。

  凯像以前那样坐在我的身边,痴痴地看我。而我却怎么也回不到以前的心境,
心里很凌乱也很迷茫,不时闪现抓捕罪犯时的情景,渐渐地呼吸也显得急促起来,
情不自禁地移向凯,动情地说:“抱……抱着我。”

  哪想到凯竟说出险些让我咽气的话:“你冷吗?”

  我忍不住就想发作,但硬生生地忍住了,更极尽温柔地说:“不,不冷,就
是……就是想让你抱我”。

  凯“哎”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扶住我的双臂,又小心翼翼地将我的身子向他
的怀里靠,生怕这样做亵渎了我似的。我却将脸埋进他的胸膛,贪婪地吸取着男
人的气息,越来越意乱情迷起来,喃喃地低语:“我……我……”。本想说我爱
你,可话到嘴边却出不了口,不是因为少女的羞涩,而是怀疑自已是不是真的爱
他。“我……我……我是你的俘虏……你就不想……不想……欺侮我……”。

  “我……我不敢……”。凯显得很紧张,能听到他咚咚地心跳声。

  “来,我……我让你欺侮……你想怎样就怎样……”。边说边将嘴唇送上,
吻住他的嘴。这一次凯没再犹豫,咬住我的嘴唇舍不得放开。

  “我……我是你的……你的女人……是你的……你的小女奴……”。

  凯禁不住诱惑,疯狂了些,开始在我身上乱摸,毫无章法。


(5)

  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将我们吓了一跳,本能地分开。原来是凯的手机响
了。凯有些慌乱,就像是被捉奸在床的偷情汉子一样不知所措。

  该死的电话!!

  “是谁的电话”。我情绪烦恼地问。

  “不……不知道……我看看……”。凯拿出手机一看,露出为难的样子说:
“是……是医院的……”。

  “不接可以吗?”

  “这个……”。

  我有些气了,情绪越来越低落,如果不是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真想将那手
机夺过摔个粉碎。冷冷地说:“那你就接吧”。

  听完电话,凯说:“有个……有个患者突然病情发作……哦,是……是我负
责的那个病人……我……”。

  我几乎是用吼的口气数落他:“就没有别的医生了吗?少了你就不行?”

  “不……不是那样……”。

  “是我重要还是你的病人重要?我……我本来想……本来想……好,你走,
你去……”。

  “别……别生气,我……我……、”。

  我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暗自叹了口气,也觉着自已有些无理取闹,想想刚
才的耻态,不免又有些羞愧,用着谈谈的语气说:“你去吧,工作要紧,我不生
气。”

  “那我先送你回家……”。

  我索然无味,不卑不亢:“不用了,你去吧”。

  “你的手……还……还铐着……、”。

  “……不要紧,没关系,我自已可以回去……”。其实心里有些犹豫,只是
堵着气,心烦意乱之下不愿再和他纠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另类的心理从心
低燃起,如果就这样被铐着走回去,会是……会是什么滋味?

  凯说:“我……我给你披上衣服吧”。

  我说:“不用了,没关系,你穿上吧。”

  凯拿起衣服,还是想给我披上,我恼了,喝道:“我说不用就不用了,干嘛
婆婆妈妈的,我一个女特警有什么可怕的。”

  “哎,那……那我走了……你回到家给我一个电话。”。

  我没理他。凯尴尬地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是小跑离去。唉!真不
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我。我突然有些明白自已为什么不敢说我爱他的原因了,那
是因为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