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张寡妇

张寡妇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早上我在梦中被一种声音吵醒了,我揉着睡眼从窗台上向屋外的厨房看去。 我看见张寡妇还是只穿着一件背心。在那儿撅着屁股作早饭呢。浑圆白胖的大屁股象个圆球,肥白粉嫩,穿着一双红色的拖鞋。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把平坦的脊背显的更明显。我都看呆了。 “饭做好了,你先吃吧”她说完就进了屋,脱去背心,换衣服准备出门。当张寡妇回过身来时那两只像白馒头一样的大奶子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的两只奶子分的很开,高高挺立在丰满的胸脯上,下面的阴毛是三角形的,肉缝也露出一点,配上她那光滑丰满的大屁股,简直迷死我了。她麻利地穿上衣服,收拾好一个包袱,忽然想到什么,转身走了出来。 张寡妇走到了厨房的墙根下,就在我的窗户对面蹲下来。露出两瓣肥美的白臀,中间一个褐色的屁眼,底下一张红红嫩嫩的阴户。我听见“吱吱”的声音响了起来。不一会儿,张寡妇摇了摇屁股站起来。我看见地上有尿水冲出的一道沟,一股淡淡的尿骚气冲进我的鼻孔。 她出门后,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想看看她到底要干啥。 在村里拐了好几个弯,张寡妇走到了一家门口,推门进去。我也跟了进去。 就看见张寡妇进了屋。我就趴在窗台上往里看。只见屋子里有两个小男孩大约十一二岁,一个小姑娘也就差不多大,都光着小屁股在那玩男女之间的游戏。小女孩插开两腿,露出腿档中间的那个小的可怜的女性生殖器。阴唇都没发育。小男孩的小鸡鸡包皮都没褪。张寡妇走进屋子里,关上那扇破门。在每个小男孩的小阴茎上摸了一把,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光着白白的大屁股上了床。 我偷偷的到了里间门后,门上有好几个窟窿还裂了好几道缝。我把脸贴上去睁大我的近视眼看了起来。我不认识小男孩跟小女孩是谁家的,但这个村子已经让我领教过了,所以我也就不是太惊讶。张寡妇翘着大屁股趴在床上,底下压着一个小男孩,用那张大嘴正含着那嫩嫩龟头嘬呢。娇嫩的小龟头都被嘬的通红浮肿了。小男孩一脸的痛苦,毕竟太小了。另一个小男孩跪在张寡妇的屁股后面用小舌头在舔张寡妇的阴道跟屁眼呢。 张寡妇的屁眼一缩一缩的把小男孩的舌头都夹住了。小女孩含着第二个小男孩的小蛋子在认真的玩呢。我看的自己的老二竖了起来。我掏出我的鸡巴用手撸起来。正在我撸的过瘾的时候,我听到我的身子下边有动静,我赶忙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姑娘正直盯盯的看着我的老二,我吓了一跳。 小姑娘睁着天真的大眼睛望着我说:“叔叔,你怎么自己在玩啊,我爸都是跟我妈和我姐姐玩的。”我说:“那你玩过吗?” 小姑娘说:“玩过,是跟俺爹。可是俺爹喜欢跟俺姐玩。” 我挺了挺我手中的鸡巴跟小女孩说:“你想跟叔叔玩吗?” 小女孩天真的说:“愿意啊,你喜欢跟我玩吗?” 我说:“喜欢啊,我们来玩吧。”小女孩一听马上躺了下来,劈开自己的细细的小腿,露出自己嫩的跟水蛰皮似的小阴户,阴唇都还没发育,小逼整个是一块小平板肉。底下一个小屁眼嫩嫩的十分明显,小女孩子的屁股肉刚发起来,所以夹不住自己的屁眼。 我趴在地上看着小姑娘的下体,小姑娘的屁眼还干净。我用鼻子闻了闻,淡淡的一股肥皂味。我伸出我的大舌头舔了上去,说实话没什么难吃的。我用舌头在小姑娘的屁眼里转了几圈,又舔上了她的小阴道。酸酸的,细的可怜。嫩的跟奶油似的。我的舌头刚插进她的小阴道,小姑娘神经反射的一使劲,嫩嫩的阴道壁夹的我的舌头痒痒的,同时一股酸酸的淫水流进了我的口腔,阴道里的嫩肉也水汪汪的了。 我在小姑娘的阴道里好一顿努力,舔的小姑娘小逼一开、阴唇一裂,尿道一挺“吱吱”的尿了出来。骚骚的尿喷了我一脸。小姑娘红着脸,结结吧巴的说: “叔叔,俺不是故意的,你的舌头舔的俺忍不住了。”我说:“没事,叔叔不闲你脏。”说着我又使劲舔她的小逼,同时我又使劲嘬她的小屁眼,小肉很可口啊。 我用手掰开她的臀肉,把她的屁眼裂的大大的,涨的跟紫甘蔗似的鸡巴就硬生生的塞进了小女子的小逼中。由于我刚才舔的小女子的逼里满是浪水,小姑娘只觉的涨的慌,但不是很疼。我的大鸡巴就这样在一个嫩逼里抽插着,没有阴毛所以看的很清楚,里面的嫩肉都能看到。 我就这一顿好操。最后把精液全尿在了小姑娘的小子宫里,我拔出了吊,小姑娘底下给我干的好似一个红窟窿似的,还不住的往外淌精液,淌的屁眼都糊住了。我趁着几吧还没软我又给她塞进了肛门里,把个小姑娘疼的直翻白眼,那叫一个紧。我连小女孩的屎渣子都干出来了,大肠头也翻出了好大一块,小姑娘被我干的小便失禁了,尿液不住的花花的淌下了来。我就混着屎尿,拖着大肠又入捣了一大会子。我看小姑娘实在不行了,我才抽了出来。小姑娘还冲我甜甜的笑了笑,小脸上还有泪水,腮帮子通红通红的,小嘴唇都咬破了。我抱着她亲了亲。 给她收拾干净了穿好衣服。就放她自己玩去了。 我转过身子又看屋里面,只见一个小子已经干上张寡妇了,由于人太小,跪在张寡妇腿侉子中间,另两个小孩子就一人扛着张寡妇的一条肥腿劈的大大的。 中间那个小子正在一动一动的捣呢。我心想那么个小吊,张寡妇怎么受的了啊。 我又爬上仔细一看,下了我一跳,原来不是在操阴道。那根小棒槌正插在张寡妇的尿道中呢! 张寡妇自己用手使劲的掰开自己的肥阴唇,把自己的尿道挺出来,通红的一个眼儿,底下的正穴淌着白汤把个后门都淹了。我尽兴的看了一会儿。自己怕被发现了就回自己院子了。其实我觉的就算那三个小孩不知道我在外面,张寡妇也知道了。那是一个多么精明的人啊。 这天晚上,我刚要休息,就听见轻轻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居然是翠花三姐妹,我的鸡巴“腾”的就有了反应,今晚可要过瘾了。 三姐妹穿的红袄绿裤的进了屋子,一起坐到我的床上,都笑嘻嘻地,还不时看我的下面。翠喜到底还小,忍不住先说:“达达,我和她们说你的鸡鸡比我爹的还长,她们不信,非要来亲眼看看。也想过过瘾。”说得翠花和翠莲都不好意思了。 我笑着说:“没问题,不过,光看我的我就吃亏了,我也要看你们的。” “行啊。”说着,三姐妹一起动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赤条条地站到了我的面前。哇,简直美不胜收啊!大丫头翠花,19岁,人长的够骚,屁股特别肥硕,奶子不是太大,阴毛很多,把肉洞挡得严严实实,长年的劳动让她显得很健康丰满,大屁股肉一颤一颤的,走路时左右扭动,勾人眼球;二丫头翠莲17岁,身材最好,个高奶子大,大腿浑圆,屁股丰腴,跨下一丛黑毛,阴毛很长,逼上却寸草不生,粉仆仆的,操的时候能把鸡巴往里吸,这是翠喜跟我说的;三丫翠喜,14岁,没有过多的风吹日晒,细皮嫩肉的,苗条白净,刚开始发育,小腹下毛茸茸的一片,动一动就能露出粉红的肉缝。 三个年轻的少女赤身裸体地围上来,开始拖我的裤子,我任由她们脱光我的下身,大鸡巴早就硬的一根棍似的了。“啊,真的好粗好长啊。”几只小手在我的肉棍上来回抚摩着,用手指比画着。我拍拍翠花的大屁股说:“你是老大,你先来。”“恩”翠花答应一声就跪到我的跨下。 我拿个枕头把屁股垫得高高的,翠花已经把我的肉棒含到嘴里,吞吐吮吸着,一会深深直到喉咙,一会儿舌头猛舔龟头,嘴唇用力含咬,把我舒服得前仰后合的。翠喜还小,一看鸡巴被姐姐占了,就趴到下面,舔起我的屁眼来,小舌头一个劲的往我的腚眼里钻,这可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了,我顿时舒服的叫了出来。翠喜更兴奋了,小舌头来回在屁眼附近舔几下,再接着往里塞。我的下体被这两个丫头弄得舒坦死了。 翠莲在一旁看着受不了了,把两个大奶子放到我前胸上来回蹭着,还用嘴唇轻咬我的乳头,哇靠,没治的“三飞”啊。我的手也没闲着,顺着翠莲的大白臀就摸到了肉缝,手指掰开肉唇,插到阴道里了,还真是的,手指一进去就感到有股吸力往里拽,里面的穴肉开始蠕动,摩擦我的手指,真的是个极品逼啊,待会儿可得好好操操。 “好了,先操老二,然后是翠花,最后是喜儿,一个个来。”说完我就推开翠花三姐妹坐了起来。她们小声嘀咕着,娇笑着挨个躺了下来,“都趴着,我要从后面操!”我命令到。 很快,三个浑圆丰满的光屁股就排在我的鸡巴前,还来回摆弄着。我的手挨个抚弄着,都挺滑溜的,六个屁股蛋象六个皮球。翠花的大屁股真他妈的肥硕,肉颤抖着,一手都抓不住,我用力拍了拍翠花的大肥臀,象皮球一样充满弹性。 我又摸着翠莲的圆屁股,揉着光滑的臀肉,手指在肉沟间的细缝里来回勾着,把很快就粘上了骚水。我一看差不多了,就把鸡巴一挺,插到了翠莲的肉洞里。翠莲的屁股也是丰满有肉,刚好顶住我的小腹,充满弹性的臀肉让我每次的抽插都很舒服。翠喜的小圆屁股刚发育,肉很瓷实,捏都捏不动,臀沟里的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丝红肉,小妮子已经发浪了。 翠莲的逼真叫人消魂,大鸡巴一进去就感到一圈细牙般的小肉把它咬住,温暖润滑,接着浅浅的一股劲道拉着它往里钻。顶到子宫口就不动了。然后小肉动起来,在肉棒根部摩擦挤压,龟头在里面被吸得紧紧的,鸡巴抽插着很费劲,可浪水的润滑使它却能每次进出自由,比给处女开苞还过瘾啊!霎时一股热气从我的丹田流出,我的鸡巴仿佛比平时大了些,硬度高了些,我每次都深深插到低,再全根拔出,一下一下的在肉洞里进进出出,带出了不少粘乎乎的淫水,大鸡巴发出“仆叽、仆叽”的声音,全身的精气好象都要被小逼吸走了。 一百多下的抽插后,翠莲就被干到了高潮,浪水流得又多又快,肉洞的吸力也越来越强,圆臀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向后顶,嘴里也开始胡言乱语了,“啊、啊……大鸡巴真好,操……操的我舒服死了,达达……快点操……再快点,我……我快死了,快操……快啊……!”听了她的浪语我无比兴奋,加快了操逼的频率。翠莲浑圆的屁股蛋撞到我的小腹上蓬蓬直响,一对硕大的乳房欢快地跳跃着,荡起层层乳浪。随着她的一声尖叫,一股骚热的淫水汹涌而出,打湿了我的大腿和阴毛,她终于被我干到高潮了! 翠花一直爬在妹妹的背上,看着我的大鸡巴在臀缝里进出,她有些忍不住了,小手伸到自己的逼上抠着摸着,嘴里发出汩汩唧唧的声音,我一看翠莲不行了,就把鸡巴抽出来,拍着翠花的大白腚,“给我趴好。”翠花听话地撅起丰满硕大的大白臀,拔开两个大屁股蛋子,露出红黑相间的阴户。我的龟头试探了几下,找到肉洞口后就一挺而入了。 到底不如妹妹逼紧,不过操的也很舒服,看来她让人干不是很多,毕竟是村长的女儿。我的鸡巴在她浓浓的阴毛中出入,看着也很性感。翠花的大圆屁股可真不错,肉敦敦的臀肉极有弹性,我把两瓣屁股蛋往臀沟一挤,颤巍巍的臀肉马上就变了形,手一松,又变成了圆球形。我把她的厚实多肉的大屁股蛋拍得啪啪作响,大鸡巴没闲着,用力操着她的肉洞。翠花的肉洞很浅,很容易到底,所以没几下就把她也干得浪水四溅,浪语不止了。比起妹妹的倒葫芦身材,翠花丰满多了,摸上去光滑又多肉,手感很好。 翠莲这时缓过来了,把身子靠近了我们,我伸手就抓住了她的一个大奶子,用力捏了起来。还有点捏不动,到底是少女,肉就是瓷实啊!乳头也不大,象个红豆!也许被我抓疼了,翠莲打开我的手,爬到我身后,用她的两个大奶子在我后背上下摩擦起来。我忙停下不动,爬在翠花多肉的后背上,好好享受着胸推的快感。两个肉乎乎的软物在我后背游动着,小乳头轻轻滑动,所到处骨酸肉麻,触电般的感觉直冲脑海,别提多舒服了。 正在兴头上的翠花见我忽然停了,她却不干了,急着把又圆又肥的大白屁股向后凑,丰满的臀肉把我和翠莲顶得一晃一晃地。我的手忙按住她的胯部,让她的肥硕的肉臀有节奏地套弄我的肉棒。我的鸡巴还坚硬如初,很快又让翠花多毛的肥逼又感到性交的快乐了,她断断续续地哼唱着:“大鸡巴真好,真硬……好好操操我,操吧……多操会儿……!”那光滑肥美的大白臀摇晃着,挺动着,肉穴里的浪水把半个屁股都弄的湿湿的。 三丫头翠喜一直插不上手,在一边自己用手揉着嫩逼。还用手指抠着翠花的屁眼,把翠花兴奋地高声浪叫,淫水横流,我这时对她说:“快点,舔达达的屁眼。”她听话地光着小屁股探到我的屁股下又舔起我的屁眼来,她把我的屁股蛋掰开,舌尖先在肛门处轻轻触动,再往里猛钻,还顺着阴囊舔到鸡巴根,弄的我的下阴满是口水,混着翠花的淫水,又黏又凉的。 这可把我爽坏了,谁也禁不住这样的三面夹击啊,前面是个光溜溜的大屁股吞着鸡巴,后面是两个圆鼓鼓的大奶子蹭着脊柱,底下一张小嘴舔着屁眼,三姐妹配合的天衣无缝,看来在她们在一起跟男人玩已经相当熟练了。我全身的敏感部位都遭到攻击,没有一处不爽的,全身的汗毛眼都舒坦地打开了,心里只盼这样的快乐时光能更长久些。 我突然从翠花的肉洞里抽出鸡巴,一下塞进翠喜的嘴里,翠喜使劲地吮吸着我的龟头,马眼更是不停的舔着。我把她的小嘴当作阴道,用力抽送。她的小嘴被大鸡巴撑得大大的,有时牙齿会蹭到龟头,麻酥酥地。操了十几下后,我猛地一顶,龟头直插到翠喜的喉咙里,把她顶得直翻白眼,接着我又拔出放到翠花的嫩穴里狂操几下,就这样两个小洞随意进出着。最后终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精关一开,浓浓的精液全都射到翠花的阴道深处。 翠花连忙趴下身子,大屁股高高翘着,回头对我说:“达达的精液可得好好留着,将来好生个聪明点的孩子。”我哑然一笑,搂着翠莲姐妹就倒在床上睡下了。 天又亮了,我睁眼一看,三姐妹还都没醒,精光赤条地互相压着睡在一起,满床都是女人的大腿、屁股、奶子。一次能跟三个光屁股女人睡觉!而且还是很年轻的少女,以前我从没想到过,现在却真的发生了。就象做梦一样啊!我的手轻抚着翠莲的一对大奶子,看着翠喜毛茸茸的小逼,躺在翠花硕大丰满的大屁股蛋上,肉墩墩软绵绵的,鸡巴又挺了起来。我一翻身把翠喜的双腿抄起,架到我的肩上,露出浅红的肉缝,接着掰开阴道口,那层层迭迭的鲜嫩肉瓣上水渍点点。 大龟头来回划了几下就顶了进去。 小姑娘一下疼醒了,双手拉住我的胳膊,“轻点,达达,俺的逼里还没水呢!” 我朝她的肉洞口抹了些唾液,鸡巴狠力地抽插着,少女的肉穴就是好,两片阴唇还没发育,出入很便利,插进去夹得又紧,为什么过去有钱人采阴补阳爱找少女,就是会享受啊! 我们的动静把翠花姐妹吵醒了,她俩爬起看着我们,翠莲说:“达达,你的鸡巴真行,昨晚操了我们一夜,今早还能操,也就我爹能比啊!”翠花又把浑圆性感的大肉臀翘起,伏身用弹力十足的臀肉蹭着我的后背,象两个大肉球在我后面滚动着,比昨晚翠莲的大奶子还刺激。翠莲也不甘落后,一对高耸挺拔的大奶子按到我的脸上,带着一股乡土的气息让我体会着少女乳房的充实与肉感。我伸手抱住她的肥臀,捏着丰满的屁股蛋子,张嘴咬住一个乳头大口吮吸着。翠喜的手也不闲着,一起插到翠莲的小逼和屁眼里,来回捅弄着,翠莲就象一条泥鳅似的摆动着,鼻孔里恩恩地喘着粗气。 正操得高兴,就听见外头“哗啦”的一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连忙起身穿衣出去。外头依稀有个人影,好象是张寡妇,慌慌张张地走远了。翠花姐妹这时也穿好了衣服,笑着闹着和我告别,回家去了。 第二天中午我来到张寡妇家,就看见屋门关着,没什么动静。我刚要走,隐约听到东屋有声音。我走过去,顺着窗户一看,张寡妇躺在床上,轻声地打着呼噜。我心中一喜,悄悄走进屋里。 张寡妇盖着薄被,显得身材起伏有致,露出的一截小腿白皙饱满。我慢慢坐到床边,把被子掀开。果然,里面的张寡妇脱光了身子一丝不挂,赤身裸体地侧卧着,睡着正香。“老师,我还要!”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张寡妇扭下头又睡了,原来在说梦话。我终于有机会好好欣赏一下这个村里的美妇了。 张寡妇的大白臀是我见到村里的女人里最圆最白的一个,两瓣臀肉的弧线极其优美,屁股肉白腻腻的,像抹了一层油,泛着亮光。肥大的屁股蛋子中间一道深深的臀沟,从丰腴的后背自然而下,往下是两条白净圆润的大腿交织在一起。 大腿上的肉柔软而富有弹性,把肥美的阴户夹得剩下条肉缝,在白光光的屁股蛋间非常醒目。张寡妇的一身白肉丰满而不臃肿,白白的大奶子圆挺而不下坠,恰倒好处地展示出成熟女性丰腴性感的韵味,穷乡地居然有这样的好货色,不干太可惜了。 我麻利地脱光衣服,爬到床上,张寡妇依然昏沉沉地睡着。我的淫手轻轻地抚摩着张寡妇滑溜的大白屁股,臀肉颤巍巍的像个两个大面团。我接着双手向下,顺着浑圆的大腿到了脚踝,这娘们身上的肉真嫩,没有粗糙的感觉,温暖又厚实。 我用力把她的身子翻过来,把大腿分开,毛茸茸的阴户顿时裂开了。阴户上的阴毛还真不少,黑亮浓密,顺着阴阜一直延伸到两片饱满的大阴唇上,肉洞口开了一指宽,鲜红的淫肉象个花蕊,肉芽状排列成一圈。小阴唇也很发达,与突起的阴蒂围绕在阴道口,如此漂亮成熟的女性性器官可不多见。 我的手指毫不客气地捅进肉穴里,搅了几下。张寡妇似乎有了反映,嘴里念叨着,大腿分得更开了。我抽出手指一看,上面居然已经粘上了白色的淫水,这浪货做梦也发情啊!大鸡巴这时硬的象棍一样,我等不及了,提枪上马。抱起她的一条大白腿,龟头找到肉洞口就往里一挺,沿着阴道壁顶到了子宫颈上,被阴道嫩肉层层包裹住了,白黏黏的淫水一下挤出不少。张寡妇扭动着,双手本能的想护住阴部,我可管不了许多,大鸡巴马上抽动起来,一下一下地送进淫洞里,紧紧窄窄的肉壁分开又合住,里面的淫水发出“呱唧呱唧”的声音,很快就把阴部湿了一大片,这骚逼的浪水也太多了。 这么干不过瘾,于是我抬起她的一双肥腿,推到她的胸口,把全身的重量都加在鸡巴上大力冲刺,每次都是全根尽没,把张寡妇的小逼洞操得淫水四溅,“啪啪”直响。张寡妇眼睛半张半闭,鼻子哼哼着,脸上是非常舒服的表情,看来她早醒了,装的到挺像的,看我不把你操回原形。 于是我改用三浅一深的方法,有时故意不动,接着就狂操几下。这下把张寡妇爽的再也装不下去了,“咿咿哦哦”地呻吟着,紧抓我的胳膊,身子向上抬起,大屁股拼命扭着,套弄着鸡巴,大奶子随着操逼的节奏来回甩动着,四处乱颤。 我勾住她的腰狠撞了几下,手指搓着她敏感的阴蒂,她“啊”的一声,一下就全身僵硬了,一股又热又多的液体喷到我的鸡巴上,烫得我直喊舒服,这么快她就被操到高潮了!有了成就感我就更卖力了,连着又把张寡妇干得来了两次高潮。 操了一百多下后,我感到有些吃力,就拔出鸡巴仰天躺下,张寡妇连忙爬过来,一口咬住腥臊的鸡巴,也不管上面粘满她逼洞里的浪水就大口吮吸着,如狼似虎的样子明显可以看出这是个闺?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垢尽R桓钡茸虐げ俚?a href=http://www.400ge.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骚样。很快鸡巴上就沾满了清亮的口水,下面的两个蛋子也弄得湿乎乎地。我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张寡妇熟练的口技,她的功夫比起翠花她们真是不能相提并论。到底年纪大,知道男人最舒服最想要的是什么,把你的大鸡巴伺候地舒舒服服的。 猛然我的屁眼一阵酥痒,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拼命往里挤,我爽的叫了出来。 张寡妇更卖力地舔着,把我屁眼处褶皱里的脏东西都用舌头清理得干干净净。她的舌头在我身上游动着,从耳垂到脚心,敏感部位都照顾到了,这是我几天来最舒服的一次口活服务。 看着张寡妇扭动着浑圆隆起的大白臀,我的淫性高涨,拍着她的大屁股蛋说“把屁眼掰开,老子要操它。”张寡妇听话地转过身子伏下,大白屁股挺得高高的,两手使劲把臀肉抓住拽开,褐色的菊花瓣张着小口轻轻蠕动着,露出里面的红肉,一股臊气夹着些许臭味扑鼻而来。我歪着头用唾沫把龟头弄湿,调整好角度就一涌而入,她的屁眼可是外紧内松,操起来每次都能勒鸡巴一下,龟头被刺激地涨到最大,不知疲倦的往复运动着。张寡妇太长时间没有被滋润了,干屁眼都被干出了高潮,自己把手指伸进逼里快速抠着,不时揉着阴蒂,肉穴里的白乎乎的浪水不停地流,顺着大腿把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我得意地看着身下熟妇的反应,扶着她光滑硕大的肥臀,操着她的屁眼,有时趴在张寡妇肉厚的背上抓捏她的一对大奶,涨鼓鼓的感觉非常充盈。张寡妇的屁眼越勒越紧,我的鸡巴终于受不了了,麻酥酥的快感不断涌来,快射的时候我忙拔出来,送到张寡妇的嘴边,她兴奋地张着大口,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吞下,还把龟头上渗出的黏液也吃了个干净。最后意犹未尽地嘬了会鸡巴,见它软塌塌地才放手。 我懒洋洋地躺着,张寡妇赤身裸体地靠在我胸前,软绵绵的大奶子顶着我的胳膊。她告诉我她怎样偷看我和翠花三姐妹操逼,自己的肉穴痒痒的,淫水流了一腿,结果碰倒了窗户下的铁锹,差点被我看见。还告诉我她因为嫁给过的两个男人都死了,村里的男人都不愿碰她们,只好自己搞自己,说着说着天就晚了,张寡妇下地开始忙着晚饭了。 看着她赤条条地光着大屁股在地下忙碌着,我的鸡巴又硬了,走过去抱住她的肥臀就把鸡巴塞进肉缝里去。张寡妇回头笑了一下,一边揉面,一边撅着丰满性感的大屁股任我抽插,大奶子一晃一晃的,两个又肥又大的屁股蛋被我撞得涌起阵阵臀浪,骚水把我的阴毛打湿了一片。我乘兴拿了根萝卜往张寡妇屁眼里塞,张寡妇顿时浪叫了出来:“老师啊!你真……真……会弄,把俺弄的舒服死了……你就使劲操,操吧……把俺的逼操烂……操死吧!”大白屁股扭动着,淫水流得更欢了。 正干得高兴,就听门口有人叫到:“妈!”我赶紧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姑娘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瞅着我们。原来这就是张寡妇的女儿菊花,眼前的景象确实太淫荡了:自己的母亲光着大屁股在前面作饭,后面插着个鸡巴,阴户湿得一塌糊涂,屁眼还居然有根萝卜,刚来的老师也光着身子和她正操得高兴。 张寡妇和我看了看,我尴尬地笑着,鸡巴却没有软的意思。菊花太漂亮了,在这个封闭的小山村是数一数二的,比起翠花三姐妹,她更显得白净丰满,端庄秀丽,一身旧衣服也遮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白白的脖颈下,前胸绷得高高的。 “闺女,张老师住到咱家了,咱就让他舒舒服服的,别亏了人家!”张寡妇拢了拢头发,一边对菊花说着,一边把屁眼的萝卜拔了出来。接着大屁股又前后动着,肥肥的肉穴继续吞纳着鸡巴,白汤似的淫水把阴毛都糊住了,不停往下滴着。 “张老师,别操我妈了,我年轻,操我吧!”说着,菊花就开始脱衣服,我和张寡妇都楞住了。菊花很快就把自己的衣服扒个精光,一丝不挂地站在那,水灵灵的脸蛋白里透红,白皙的肉体瓷器般泛着亮光,比张寡妇更白更嫩,两个坚挺的乳房又圆又大,乳晕是浅浅的粉色,平坦的小腹下是隆起的阴阜,光秃秃地没一根阴毛,一对长腿丰腴肉感,大腿间粉红色的肉缝欲露还休,两瓣圆圆的屁股蛋子白嫩高翘,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真是太正点了。 我看了看菊花又看了看张寡妇,张寡妇眼一红:“老师,别嫌弃俺们,山里的女人命贱,怎么干都行。要不我们娘俩一起伺候你!”母女俩互相看了看,就一左一右把我扶到床上。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想放过,先爽了再说。 “过来,菊,妈先交你嘬男人的鸡巴,老师,她还没干过几回,别嫌弃俺们!” 两个白生生的光屁股女人在我身边跪着,菊花闻着带点骚臭气的鸡巴直想躲,张寡妇却一把抓住:“妈给你先舔干净,你再试试!”说完低头咬住,大口大口地上下套弄,亮晶晶的唾沫顺着肉柱往下流,鸡巴很快就又粗又硬,张寡妇拉过菊花的小手抚弄着我的鸡巴蛋,怪痒痒的。张寡妇干了一会就把鸡巴让给了闺女。 菊花扭捏着把龟头含到嘴里,用舌尖扫着马眼,把我舒服得差点跳起来,小嘴到底紧啊!看着粗长的肉棒慢慢进到她嫣红的嘴唇里,刚到一半就进不去了,龟头肉棱与饱满的嘴唇相互啃咬,把个鸡巴涨得硕大粗壮,菊花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鼻子直喘粗气。然后她学着她妈的样子,把鸡巴一吞一吐的,动作虽然有些生疏,不过已经很爽了。 “老师啊,别客气,先操俺闺女吧,她虽是个白虎,可逼不错。俺男人给她开苞时说过,这女娃逼深可肉紧,叫什么莲花逼,能让男人舒服死,呆会儿你试试就知道了。先操我几下吧,让鸡巴别太干了,要不操俺闺女逼时费劲。”说完张寡妇仰面躺下,高举着两条肉腿,把逼洞露出来,浓浓的阴毛已经湿了一片,大阴唇涨得发紫。我爬过去抓紧时间干起来,菊花在一旁静静看着,脸上有了红晕。 骚水很快把鸡巴弄得湿漉漉的,我一看差不多了,瞅着菊花拍拍她的脸蛋。 菊花顺从地躺到她妈旁边,大腿叉开,细嫩丰腴的裸体白得让人晃眼。她用手把大腿勾住,使私处尽量暴露,鲜亮的阴户真是鲜美无比:阴阜饱满洁白,阴唇只微微隆起个肉楞,阴道口紧闭着成条细线。整个阴部极白极嫩,几乎没有性交过。 我仔细把菊花的阴户和张寡妇的骚逼作着比较,菊花的逼鲜嫩的多了。 当我的龟头顶到阴穴口时,菊花的眉毛微微拧起,双手紧扶住我的肩膀,眼睛也合住了,我的大鸡巴一用力,顶开肉唇,在张寡妇淫水的滋润下插到她女儿娇嫩的肉穴中。菊花的阴穴里真是别有洞天,一圈圈的肉壁把鸡巴裹得紧紧的,抽动时又一层层打开,从龟头到肉棒都能得到充分摩擦,说不清的快感从我的屁股沟直达后脑。我低头仔细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光洁无毛的阴户出出入入,嫣红的嫩肉分开又合住,龟头虽然顶不到子宫口,可弹性绝佳的阴道壁有很多小珍珠一样的突起,对鸡巴紧密接触的刺激超乎想象,肉洞里淫水分泌的并不很多,清亮的液体随我的鸡巴带出来,没有张寡妇的味浪水浓,却有着大姑娘特有的体味,我的触觉,嗅觉,视觉一起享受着这难得的尤物。 在我轻抽缓插了约一百多下后,菊花开始有了反应,脸蛋绯红,鼻息越来越重,嘴里不停地“恩恩”着,下体的分泌物逐渐增多,发出“呱唧呱唧”的声音,肉穴里的逼肉好象来回滚动碾压一般,把鸡巴揉的进去就不想出来。我操过的女人也不少了,没有象这样的感觉。“老师,……再快点,……俺好舒服,好好操操俺的小逼!”菊花小声哀求着,媚眼微睁,额头的几丝乱发更让她显得性感迷人。 看着这么漂亮的姑娘被我操的如此妩媚淫荡,我的鸡巴顿时激情高涨,动作迅速加快,用双手捧着她那雪白丰满的肉臀,使她的骚穴更加突出,“啪啪”地把菊花撞得一晃一晃的,小兔一样的一对大奶子上下弹动不已,白晃晃的胸脯发散着潮热的汗味,操的快了我才感觉到她的肉洞里好象有股吸力,拽住鸡巴不放,紧合度就和和刚开始操的时候差不多,这女人的逼真是与众不同啊! 看我们干的热火朝天,张寡妇一旁呆不住了,抓着我的手往下面捅,我的手顺势滑到她的浪穴里,三根手指一起用力,往阴道里抠着浪水。手掌不一会就黏糊糊的,张寡妇揉着自己大奶子,肥硕的大屁股一颠一颠的,浪水多得顺着屁股沟流到炕上,湿了一大片。 这娘俩几乎同时叫了出来,菊花已经满脸绯红,小嘴大张着,“啊……啊……啊……快点……快啊!逼里好舒服……好痒啊!”淫水汩汩而出,鸡巴在滑滑的阴道内毫无阻力的抽插着,阴户都被撞得微微发红。伴随着含混不清的呻吟,菊花突然把身子猛地向上一弓,嘴张的大大的却没有了声音,一股浓浓的热汤从阴道深处汹涌而出,把龟头烫得直哆嗦。这小妮子肉穴的性敏感度极强,和她妈的一样,没费多大劲就把她操到了性奋的顶点。 张寡妇被压抑的太久了,居然被我的手指也搞到了高潮,浑身颤抖着,嘴里不停地嘟囔道:“爽死了……爽死了……再深点……再深点了……啊……啊……!” 骚水把我的手湿得象从水里捞出一样。菊花高潮过后就不动了,可我的鸡巴还是硬硬的,还没射呢! 很快我有了个主意,让菊花趴到她妈身上,把屁眼露出来,张寡妇兴奋得抱住闺女,两人的四个大奶子互相磨着豆腐。看着摞在一起的两个阴户,我从菊花的屁股沟摸到张寡妇的大腿跟,满眼是白乎乎的肉腿肥臀,我的鸡巴在张寡妇的逼上蹭了些淫水,就强行插到菊花的肛门里去了。菊花疼得屁股一缩,想把我甩开,却被她妈紧紧抱住动弹不得。操屁眼的感觉就没了操逼的那种新鲜劲,女人的屁眼其实都差不大多,紧紧地把鸡巴勒住。不过菊花的雪臀还是挺耐看的,两瓣屁股蛋不象她妈的那么丰满硕大,而是浑圆挺翘,白皙的臀肉相当瓷实,手都抓不住,捏重了菊花直喊疼。 几百下后,我的鸡巴终于坚持不住,在菊花的直肠里射出了滚烫的精液。我也虚脱地躺到床上,一动不动了。菊花母女俩一起凑到我的卵蛋那,用舌头为我清洗着鸡巴,把上面残留的精液和淫水添得一丝不剩。 我一边搂着一个光屁股女人,笑着问她们:“怎么样,我的鸡巴还行吧!” 菊花羞了脸:“好坏啊!你……” 张寡妇接到:“你比俺以前的老公都厉害,他们没你这么能耐,以后俺们娘俩铁心跟着你,就是你的尿罐,你想咋操都行!” 我捏着菊花的白净浑圆的屁股蛋,亲了她一口:“好宝贝,听见了吗?以后在屋里不许你穿衣服,就给我光着屁股,让我好好看着。”菊花把头靠在我的胸前,轻轻点着头。我们一搭一搭地说着话,不一会儿我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揉揉眼睛,就看到菊花赤条条的雪白身子睡在我旁边,光溜溜的屁股蛋圆滚滚地像个高峰,起伏的曲线优美动人,好看的眼睛还闭着。 我慢慢爬到她的大腿根,暖烘烘的骚气闻着很亲切,手指扒开雪球一样的屁股蛋,仔细打量着她的无毛逼。昨天激烈性交的痕迹依稀可见,阴唇两边的水渍已经干了,呈白色的粉末状。两片阴唇上的血色已经褪尽,没有完全闭和的肉洞口可以看到些许嫩肉。屁眼显然被我撑大了,不规则地裂着小圆洞,散发着精液特有的腥臊气。我的手在菊花光滑白净的大腿上抚摸着,揉着浑圆隆起的翘臀,然后沿着屁股沟游走到雪白的后背,感受着她那滑腻温润的肌肤。这真是个让人消魂的美女。 张寡妇光着大屁股从外面进来了,见我醒了,笑着对我说:“老师先坐着,呆会儿咱们再吃饭。”我应承着,盯着她在我面前扭来扭去的肥硕性感的大肉臀,鸡巴又硬了起来。她见我这样,故意把大屁股蛋翘得高高的,从后面可以看到红黑相间的肉缝饱满肥厚,又白又肥的屁股蛋丰满圆硕,和肉实的大腿尽显成熟女性的魅力。我按耐不住,扑上去把她按倒在碗柜上,贴住她的大屁股,大鸡巴顺着屁眼滑进了阴穴,被她那肥嘟嘟的小穴紧紧的包住,龟头顶住了一个滑嫩的东西,大概就是花心了。张寡妇的肥臀顶在我的下腹像个肉垫子,颤悠悠地被我撞得啪啪直响,张寡妇没被干几下就哼哼唧机的了。 我扶着她的肩膀用力操着,阴道里粉红的穴肉被鸡巴带出又顶入,“唧唧” 的性器交合声也在屋里回响着。张寡妇一个劲地把肥臀往后送,想让我插得再深一点,逼洞里全是浪水,不停地溅到我身上。看着身下的女人被操得流了这么多淫水,白黏黏的粘在阴毛上,我卯着劲大力抽送着,鸡巴像通条一样插得飞快。 为了不吵醒女儿,她只好压抑着快感低声呻吟,这反而比大声浪叫更刺激。我们几乎同时到了高潮,射出精液与喷出的淫水混合在一起使屋里有着一股淫靡的气味。 菊花这时也醒了,在一边看我们干完后,就光着身子走过来,蹲到我的胯下叼住半软不硬的鸡巴认真吮吸着,白浊的精液被舌尖全扫进了嘴里。我坐在凳子上,吃着张寡妇为我蒸的烙饼,一面享受着她闺女为我做的口活,心里美孜孜的。 虽然这里的日子象天堂一样,可毕竟太穷了,我的身体也快被这些如狼似虎的女人淘空了。没过多久,在一个阴天的下午,我悄悄离开了这个有着太多淫糜气息的小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