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家族的风月事业(番外雅竹篇)(1

家族的风月事业(番外雅竹篇)(1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11198


     家族的风月事业番外(雅竹篇)~我为爸妈拉嫖客

                (1)

  一间老旧,却很干净整洁的两层小别墅里,四男一女赤裸的压伏在一起,是的他们在做着最原始的淫乱事,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是一齐在玩一个女人,而是三个健壮的男人在玩一男一女。更在他们意料之外的是,一个瘦小的男孩,正用隔壁废弃的空调孔洞向这边观望着。

  那被玩的一男一女中,女的富贵优雅,雍容华贵,身材高挑妩媚,此时她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踏着十几厘米细跟的一双美足向上高举着。那高跟鞋的脚面,此时因为被大力的頂动,而兴奋的绷直着,那点着的脚尖,高举着的大腿,以及向外劈开的姿态,就如同一只盘子里的火鸡,等待着食客的品尝。而健壮男人在女人穴口处,出入頂动的粗壮阳具,仿佛是一把切着火鸡的餐刀,磨切着女儿两腿间的嫩肉,女人如火鸡般,还不时疼痛的呻吟着。男人粗暴的抓着女人纤细的腿腕,仿佛想要让女人浑圆修长的大腿,劈的再开些,让女人湿漉漉的阴部再暴露些。女人驯服的尽力劈开自己的光滑大腿,无力的露出自己正被男人肏弄着的穴口,换着不同的角度,满足着身上男人的凌辱要求。

  同时另一个强壮的男人则侧卧在女人一边,玩弄着她丰满挺立的双峰,原本托举着双峰的黑色蕾丝胸罩,也被推到了腹部,在无用的胸罩衬托下,那美丽的丰乳是那么的白嫩高耸,那乳尖的红润挺立,更是夺人眼目。而最不可思议的是玩弄女人双峰的健壮男人,他的下体竟被一个白嫩的画着眼影的男人含在嘴里,要不是那白嫩男人不和谐的短发平胸,和明显翘起的阴茎,还真的很难看出是个男人,仅仅化了一个眼影,竟然就可以和女人以假乱真了。

  那白嫩男人用涂有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扶住对方的阳具,痴淫的舔含着,他那如女人般嫩滑赤裸的上半身,是那样的曲线玲珑,而一对挺立的乳尖上还穿着一对淫荡的乳环,腰上摆动着一条性感的金色腰链,下身同样穿着一双黑色丝袜,踩着十几厘米高的细跟高跟鞋。此时他交叠仰躺在女人的背下,与对方的背部相互支撑,这样女人的上半身就可以扬起,以便在女人身上挺动的男人,可以看到女人那销魂的表情。

  而白嫩男人自己穿着高跟和丝袜的下半身,则正好面向第三个健壮男人,他那如同女人一般肉感的高跟美腿,大大的M字打开,高跟鞋的鞋底艰难的顶在床上,为此他还不得不抬高一些臀部,显然这个淫荡,如同女人一般的姿势,是专门为对面的男人摆出的,那起伏的臀部,连带着摆动的充血嫩茎,都仿佛在勾引着对面那个最健壮的男人,让那个男人,快点来用自己的身体发泄他的欲望。白嫩男人还不时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反复挑逗的抚摸自己的丰臀,缓缓摸到自己的菊花处,轻轻抚弄那保养的粉嫩紧致的花心,两根涂有性感甲油的玉指,妖媚的轻轻挤开自己的菊心,分开一个小洞,让对面的健壮男人,可以看到里边粉嫩的菊肉,褶皱的细嫩凸起,然后用画过眼影的杏眼,骚媚的挑向健壮的男人。
  不过感觉到对面男人,只是戏谑的抽着烟,蔑视的看着自己淫荡的表演,他只好尽量学着女声,挤出几个很奇怪,但很淫荡的柔美声音:「飞哥……不用管人家,把人家的菊洞插烂吧……人家以前就是吃这碗饭的,插过人家的男人,都说人家这是个魔穴,您的宝贝可是夜阑街的一宝,人家可早就想见识了啊……」
  旁边的女人也不再沉默了,一边被干一边气喘的温柔道:「六娣……不要那样做了,他今天的目标是我……你要是还是个男人,就不要下贱的做哪些……我一定可以让他们都射的,你们可一定要记住你们的话,这次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们了……」

  抽着烟的男人粗鲁的弹了一下烟灰,邪笑的道:「我可只是说再给你们一些时间,我也是替人办事啊……我大屌飞的名号不能不算数啊……可笑当年雍容华贵的一代名姬──『雅竹』潘玉珠(《家族的风月事业》中的四大妖姬之一,另一个是《前妻做了妓女》中的『痴梅』,这两篇都是番外),沦落的和一个男妓私奔……可笑的以为躲到这里就没人能找到你了……你的主人当初只是觉得你没什么用了,才对你不管不问的……如今他手头有点紧,想把你卖了换点钱,你要是没钱自己赎身,还是老实点,和我回去吧……」

  躲在隔壁偷看的小男孩,傻傻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听着这两个无比亲近的人,说出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吃惊和恐惧心情交织在一起。是的这个小男孩就是我。
  而那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更不可思议的是爸爸居然穿着妈妈的丝袜和高跟鞋,化着女人的装,和妈妈一样涂着妖艳的指甲油,还有那从未见过的乳环和腰链。

  此时那白嫩妖媚的男人,还是那个豪爽仗义,男子气十足的爸爸吗。简直就是比那些妓女还要淫荡的样子,他在风骚的挑逗那个男人,想让那个粗壮的男人,把他屈辱压在身下,用那粗大的阳具,淫辱的捣入他的肛门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同是男人,却用自己的身体取悦男人,在男嫖客身下婉转嘤咛,让其它男人享用自己身体,伺候那些男嫖客在自己身上发泄欲望的男妓吗。我心中帅气的「萌爸」

  原来是一名下贱的男妓。而且母亲竟然以前也是做那一行的,是个妓女,也许是更高级的那种吧。我的精神崩溃了,不断地在过去的生活和现在的事实间游走着,我在疯狂的却认着这是不是一场梦,而且我又是谁。

  当我再次平静时,我确认这不是梦。自己的名字叫小六子,从小长得就太秀气,身材瘦小,皮肤白腻,都16岁了,可还是一张娃娃脸,身高现在才刚过155,而且笑时还会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大家嫌我太娘,都喜欢叫我「小表妹」。

  我家只有我爸,我妈和我姐。我爸是个出租车司机,老妈是邻里公认的贤妻良母,一直安安稳稳的坐个称职家庭主妇,老姐比我大2岁,但身高比我高两头,快到165了,和母亲167的身高只差一点。我常抱怨自己为什么长得像「萌爸」,那么白,那么萌,还那么娘,而老姐不一样,她像我妈一样高帅健美。当然我是想着我高帅健美,换在老妈和老姐身上,就应该叫高挑妩媚了吧,是的,这母女可是邻居们公认的大美女,37岁的老妈优雅妩媚,成熟性感,18岁老姐青色艳丽,妖媚动人。

  妈妈最大的特点,就是平时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带着自然的优雅,说话间就可以把人引向一个典雅华贵的境界。有时我都会想,妈妈的娘家以前一定是个高贵富有的家庭,不过我却没从任何人那,听说过妈妈娘家的事情,更没见过。
  现在看来,那都是妈妈做高级妓女时养成的习惯吧。

  老姐给人的印象,则是个风骚的小狐狸精,任何男人都会被她的妖艳外表,和放浪般的举止所勾引,而且她还经常乐此不疲。曾今,又有个猥琐的男人,跟踪她来到我家门口,拉着我姐的手问她想不想拍AV,还说只要她肯拍,就可以送给她一辆豪车,还会按每部片子的销量,给她百分之十的利润,还肯定的说每笔最少50万,销量好的话,几百万也是有的。老姐当时的反应竟然是给了那家伙一个耳光,还骂他癞蛤蟆,说平均每星期都有三个人找她拍AV,他都快烦死了。想来她是条件反射了吧,一听到找她拍AV,就会情不自禁的给那人一个打耳光,晕啊。

  我爸是个仿佛天生就是逆生长的人,年龄如同一直停留在三十岁,很精神,很帅气,皮肤有着不次于一般女人的白嫩细腻,由于这些原因,他的年龄仿佛一直是个谜。面对外表停留在三十岁的他,我和姐很自然就管他叫起了「萌爸」,在外人眼里,他和我熟美老妈这对夫妻也常被误会成姐弟恋,或姐姐弟弟的关系,更有人还开玩笑说,他们更像一对姐妹。而且我恐怕就是受了爸爸的遗传,从小长得就很秀气,身材修长,皮肤白腻。虽然爸爸娘了点,但是为人却很豪爽仗义,服装也总是干净华丽,加上他总是打理的很帅的发型,不了解的人一定以为他是个二十几岁的大阔少。和老妈一起出门,就是阔少爷和阔太太的形象啊。害的我和姐都不愿和他们出门,怕不知道的人把我们当成佣人。如今看来,老爸的一些习惯还真的有些像男妓,比如我和他一起洗澡时总是发现他对自己的肛门洗的特别认真,还有他身上有很多穿孔的痕迹,乳头,阳具,鼻孔,耳朵,很多地方都有,而且他的纹身是纹在脚腕和腰部的,与女人纹身的地方很像。更让我喷血的是,他在淋浴时的背影,完全是一个有着丰满臀部,纤细四肢和柔媚腰肢的成熟美妇。加上他天生光滑白嫩的肌肤,以及臀部以上那诱人的天使翅膀纹身,让我总有种想要上去,从后边进入他体内的冲动。

  想着这些,我又不禁再一次看向正在骚媚挑逗男人的爸爸,此时的他化上妆后完全如同一个三十几岁的美妇,看着他自己掰开的肉臀,分开的粉嫩菊花,以及那淫荡的乳环,和女人味十足的丝袜和高跟鞋,我的阳具勃起了,我恐惧着自己的反应,对自己的爸爸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有把他当做爸爸,在我眼中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下贱的,用自己的身体取悦男人,喜欢在男嫖客身下婉转嘤咛,渴望让其它男人享用自己肉体,伺候那些嫖客在自己身上发泄欲望的男妓,我坚定的认定我能够得到他,在他的身上发泄那已积攒了不知多久的古怪欲望。

  强忍着自己奇怪的想法,我把目光投向了母亲,此时熟美的母亲已经变换了姿势,被两个健壮的男人抱在了怀里,男人对坐着,两棵黑壮的阳具,分别粗鲁的进出着她的双穴。母亲无力的被抓着腰臀,随他们任意的托举和颠插,此时她的目光是那样的迷茫和无助,眼角是那样的晶莹闪烁,她在含着泪水,但是她并没有停止挑逗两个男人的欲望,口中不停地淫语着:「呃……你们两个在我丈夫面前,就那么兴奋吗……呃……我的身子就那么招惹男人嘛……你们就那么喜欢让他看到我被你们奸淫的样子吗……我的男人,他为了我可以放弃做男人,在你们面前做回耻辱的男妓,伺候你们,取悦你们,可以为你们做任何耻辱的事情…
  …同样是男人,你们怎么可以那么恶毒的对待他……「

  我可以看出母亲在尽力发出哀怨的淫语,刺激他们,让他们快点射出,那样就可以结束这次耻辱的经历。妈妈虽然出卖过肉体,而且被无数的男人占有过,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的荡妇了,她不可以忍受那一点点找回的自尊,再次被夺走,她想快一点结束这个噩梦。所以她的手始终在抚摸着男人们的乳头,用常常的红色美甲,轻轻画动着他们的乳首,刺激着他们的敏感部位,而且她脸上的优雅妩媚也不曾消失过,更是把自己特有的高贵气质发挥到了极致,让人仿佛感觉眼前就是一位女王,一位公主。男人们在想,一个高贵的美丽女人,在淫荡的勾引着自己,挑逗着自己这个小人物,取悦着卑微的自己,让自己下贱的身体,去沾污那高贵的身体。引导着自己肮脏的肉棒,去攻入她圣洁的洞府,占有那不可置信的后庭,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吗。我望着妈妈丰润出尘的肉体,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既有不忍她被凌辱的酸涩,又有冲破禁忌般的愉悦,不过我可以肯定,我还没有占有她的欲望,她在我的心里依然是那么的雍容华贵,高贵典雅,不可侵犯,现在的她只是在演戏,应付那两个可恶的混蛋。

  混乱的房间内,始终有着一个冷漠的家伙,那个一直抽烟的男人,不知为什么他一直也没有把爸爸怎样,爸爸现在已经站起身,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摆动着腰肢,跨到了那家伙的大腿上,一边扭动着性感的丰臀,一边抚摸着那家伙的敏感部位,此时爸爸那饱满的臀部,和大腿根部的吊带袜花边相互映衬,显得丰臀是那么的雪白柔嫩,那男人也经不住诱惑了,吊起香烟,双手抚摸了去上,爸爸看出了男人的想法,顺从的转过身去,把自己的雪白臀部送到男人手里,也风骚的抚摸着自己摆动的臀部,化着眼影的妖艳媚眼,不时诱惑般的打量着男人的表情,有时还挑逗的在自己的雪臀上拍上几下,发出啪啪的脆响,刺激着男人淫孽的欲望。爸爸看出了男人眼中燃起了欲望火苗,决定撒上点油,让他的淫火再烧得大点,他扭动着腰肢,一手拂弄自己挺起的粉嫩玉茎,另一只手掐弄了下带有乳环的挺立乳豆,然后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一个细长的塑胶软棒,那好像刚才是在他吊带袜内插着的。叼着烟的男人,看到那棵细棒,眼睛一亮,抬头看了爸爸一眼,吸了一口烟后,邪笑着说道:「你确认,你受得了这个?」

  爸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细棒交给了男人,又妩媚低头,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然后就看到男人伸出了舌头在爸爸的红唇上贪婪的舔了一下,然后就慵懒的站起。爸爸被他粗暴的按倒在身下的的沙发上,他命令爸爸自己劈开修长的双腿,爸爸照做的摆出了下贱的姿势,把两条光滑的大腿完全的打开,露出他挺立的玉茎和粉嫩的菊花。我好奇着他们的举动,只见男人在那棵细棒上吐了些口水,然后他竟然把细棒缓缓插入了爸爸勃起的龟头马眼里,随着插入的深度加大,爸爸的妩媚的身子也开始颤抖起来,表情有着丝丝的痛苦。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这样的情景实在是让我心堵得很,忍着佟佟的心跳感,我爬下座子,躺倒了自己的床上。自己今天逃学,藏在家里打游戏,本以为爸妈会很晚回家,没想到他们会和带回的男人做这种事。想着此时他们一定还以为我在学校了吧,保险起见,还是出处的好。于是我又轻轻穿回了校服,带着书包悄悄离开了家门。

                (2)

  我们住的城市是个贫富分化很严重的地方,常常有富丽堂皇的大厦边上就是贫民窟的怪相。街上的行人,有的锦衣华服,豪车靓妹,更有的左拥右扶,跟随着下人,各式各样的富人都云集到我们这个号称花都的城市,在这里他们寻花问柳,豪赌奢逸,浑金如土。和这些人相反的,是那些贫民窟出来挣钱养家的贫苦人,他们有的挣着一份苦力钱,起早连黑的在公司和睡枕间奔波,有的被迫在这个花都出卖着自己的身体,有的甘愿下贱的乞讨过日。而我的家庭虽然表面上去算是丰衣足食,但是我们却很清楚,我家的积蓄其实很少的,妈妈保管的一笔钱也被渐渐的掏空着,当初妈妈哪来的钱,我和姐姐谁也不知道,如今想来,那一定是妈妈当初卖身的积蓄。另外,爸爸为了让大家的日子保持现在的幸福,一直辛苦的外出工作着。妈妈也想卖掉现在的大房子,搬到平民区去,但是爸爸不希望妈妈住到那种治安不好的地方,而且以妈妈的美貌,如果到了那种地方,一定会招来很多麻烦。

  我在城市中漫无目的的游逛着,前边就是夜阑街,本市有名的风月街。此时这里正是灯红酒绿的傍晚,街道两边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霓虹招牌,艳舞酒吧,色情牌馆,情趣旅店,异域桑拿,主题会所,裸身赌场,样样齐全。更吸引眼球的还有那各色品相的站街女,或清纯,或冷艳,或妖娆,或熟美。她们一个个风骚露骨的引诱着路过的行人,或显摆着自己妖媚的大腿,抚弄着她们傲人的雪乳,有甚者还会崛起屁股,露出她们丰满的臀部。这些女人都在尽力吸引着那些猥琐嫖客的目光。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这里,感受到那一双双火辣勾人的目光,我的脸一红,步子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小帅哥,要不要试试姐姐的技术啊,姐姐可是最会伺候你这样的小帅哥了。」一个妖娆女郎妩媚的对我搭讪着,我匆匆躲过她依靠过来的身体。

  刚刚走过两个路口,一个衣着朴实整洁,但妆画得却很艳的成熟美妇,慈爱般拉着我的手,微笑着对我说道:「孩子,那么晚了还不回家啊,你妈妈一定很担心吧。要是你不急着回家,就让阿姨陪陪你吧,阿姨会像妈妈一样的给你不一样的享受哦。」那么温和慈爱的阿姨也是在这出卖身体的吗,我默默的惊讶中走开。

  「孩子,快到姑姑这来,姑姑知道你的钱不多,姑姑只收你100,给你做全套,还可以不用带套套,你看姑姑的奶子很大吧……」想着刚刚那个朴实慈爱的成熟美妇,这又遇到了一个风骚放浪的妖熟女郎,她对我骚媚的抛着媚眼,同时还缓缓露出紧身上装内一对丰满的豪乳,我强忍着好奇的冲动,倒退着缓缓躲开,走出很远后,目光才离开那对白晃晃的嫩乳。

  躲避着各式各样的女人搭讪,和一阵阵扑鼻的香粉味。一个一个令人热血的画面,不竟让我浮想到爸妈以前卖身时的情景,是不是也如她们一样子,为了几张钞票,说着下贱话,做着淫荡的动作。我的心又回想到刚刚爸妈的身影,那一个个凌辱的嘲,淫荡的对白,不停地我的脑海里回荡。

  爸爸那女人般的扮相,更是使我那不伦的淫心荡漾,我恨自己有这样可耻的想法。但是,一想起那个化上妆后,完全如同一个三十几岁美妇的男人。想到他会自己掰开肉臀,分开粉嫩的菊花供人观赏;想起他那白嫩的身子,丰满的臀部,柔媚的腰身,以及那淫荡的乳环,和女人味十足的美腿高跟;想起那白嫩男人用涂有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扶着别人的阳具,痴淫的舔含时,想起那男人顺从的转过身去,把自己的雪白臀部风骚摆动着送入对方手里,然后在自己臀上放浪抚摸和拍打时;一想起男人被细棒缓缓插入勃起的马眼,随着插入的深入,表情痛苦,但身子却妩媚挑逗的颤抖时。我一定是疯了,我摆脱不了哪一个个疯狂的嘲,无法忘记那个男人就是自己那个皮肤白嫩的父亲。坐在街角的长椅上,我痛苦的思索着。身边坐下了一个人影,我也没有发觉。

  「小六子,你怎么在这啊,还以你的爱好只是打游戏呢,没想到你小子也会来这种地方。」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染着黄发,身材高大的身影。靠,怎么是这家伙,我们班的的花花大少——高小鹏。这家伙在学校就是一个恶霸,家里好像有黑道的关系,常常欺负班上的女生,听说还把很多高年级的学姐给上了。每天下学,都看到他在学校门前,猥琐的盯着一个个女学生或女教师。很多人恨他入骨,可是他有着180的身高,和一身结实的肌肉,身边还不时的会有几个阿谀奉承的跟班,谁也不敢惹他。

  「呵呵,鹏……鹏哥,您怎么在这啊。」我有些惊慌。

  「靠,你小子干嘛那么怕我,还总躲着我,我对别人凶,可是对你……从来都是当朋友的吧……呵呵……不过说来……」小表妹「……你最近好像又白了很多啊,越来越像女人了啊。」他用一种恶心的眼神打量着我,靠,怎么那么像刚刚那些嫖客看妓女的眼神呢。

  「呵……呵呵,最近一直在家打游戏的关系吧,看……看来要多多户外活动了啊。」我不敢对视那恶心的眼神,唯唯诺诺的答道。

  「呵呵……不一定要户外才能运动的啊……看看周围……到处都是运动场所啊。」他坏笑的看了看周围,我也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靠,这除了妓院就是赌场的,哪来的运动场所啊。

  他仿佛看出我的疑惑,呵呵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还是个处男吧,走,我带你开开眼去。」说完他就站起身拍拍着我的肩,示意一起去逛街。只是当他起身后,才发现在他的另一边竟然还有一个人,是个打扮的风骚暴露的妖艳女郎,女郎看起来是个二十多岁的熟女,比高小鹏要成熟一些,但是在高小鹏那180的结实身板衬托下,显得是那样的娇媚可人,黑色的网袜,细细的高跟,臀部很丰满。她嗲嗲的搂着高小鹏一只粗壮臂膀,脸凑到对方的耳边,嬉笑妩媚的说了些什么,显得十分亲密。高小鹏也是一阵坏笑,然后搂过女郎,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吸了一下,弄得女郎一阵干咳。我看到那女郎俯下身时露出的半个雪乳,则是感觉自己的脸一阵红热。

  我和高小鹏他们一起在街上逛着,听着他兴趣盎然的讲解:「这夜阑街可是个好地方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见不到的啊。看那种店了没有,是最适合老头消磨时间的地方,约几个熟人,一人点个光屁股的小妞,可以一边打牌一边享受小妞们的裸身按摩,累了还可以让她们给吹吹萧。还有这种,这种店里,最适合你这种电玩高手,不过里边不光只是电子游戏,更多的是一些cosplay美女,只要你电玩技术好,能够得到一定积分,就可以用积分,换取不同美女的相应服务。靠,上次,我花了1000,玩了一下午的格斗游戏,才得了5000积分,最后只能换取了最低的服务,晕啊,你猜是什么,竟然只是一个cosplay成小怪兽丫头的胸推,关键是那丫头是个飞机场……早知道我就攒够了积分再要服务了啊……」我看到那个店外挂着各式各样的电玩画报,门口还站着两位身材火爆的cosplay美女,一个是公主的打扮,另一个是女战士的样子,衣服都有大片大片的裸露处,让人想入非非啊,我的年龄已经可以进入了吧,不知有没有我喜欢的人物啊,哪天有了零花钱一定要去看看。

  「看来,你对那个店很感兴趣啊,这个给你吧,那家店的VIP积分卡,只剩800积分了,不过你是高手,也无所谓吧。」高小鹏看出我的想法般,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片交给我,我犹豫收不收时,已经被他放到了我的衣兜里。看不出,高小鹏还是很够朋友的啊,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可怕啊。

  「呵呵,小帅哥,小鹏很少像对你一样对别人的啊,他是真的当你是朋友啊。」一边的女郎仿佛也没想到他那么大方,这条街上,只要是VIP卡,可都是要花很多钱才能得到的啊。

  「谢谢鹏哥了,鹏哥多多关照,以后我就跟着您混了。」我收了人家的东西,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就只好客气的做人家小弟了,不过跟着这家伙应该会是不错的选择吧,要不然怎么那么多家伙跟着他啊。

  「呵呵,你小子够机灵,我没看错人,以后你没事就多来这家店打点积分,积分多了,请我玩几次就可以了,以你的游戏水平一定没问题啊。」

  「放心,积分对我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我看门口那个公主就不错,哪天我请老大你。」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也是个花花肠子啊,这样才像我的兄弟啊,再有人叫你」小表妹「,就告诉我,我去扁他,以后只许我那么叫,哈,哈哈……」
 】,好像也只有你那么明着叫我吧,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啊。

  我和他们说笑着又走了很久,前边是一家蓝色和粉色灯饰点缀的会所,会所的门面不是很大,属于那种小型会所,会所的霓虹灯板上闪烁着一个打折粉色蝴蝶结的大阳具,边上有几个字「蝴蝶妖会所」。「小帅哥,前边是我工作的地方,一起进来坐坐啊。放心,今天我请客。」那个妖艳的女郎走到这里就后,转身微笑的拉着我说道。

  「当然要进去喝一杯,我家」小表妹「也是到了可以饮酒年龄的,呵呵…
  …再说,我还没有介绍你这个美女给他呢。「高小鹏说着,也是在后边坏坏的推着我。没有有办法,我就这样第一次走进了一家色情场所。

  进了店内才发现里边灯光很暗,大门内还有一扇门,门口一个微胖的老妇人,看到我们是那个女郎带来的,就没有阻拦我们。穿过里门,有悠然的音乐声,光线也变成了粉红的色调。一边仿佛前台的地方,一个身穿女士紧身风衣的妖艳熟女站在那里,「小鹏,今天怎么来我这了啊,不怕你老爸知道啊。」风衣熟女看到我们后说到。

  「楠姨,您就当没看到我好了,这也只有你知道我是谁啊,你不说,没人说的。」高小鹏献媚的说道。

  「你小子可真走运,你老爸刚才还在这呢,拿完上个月的分红刚走。好吧,我没看到你好了,还有,你没事,不要总带着小丽到处逛,她是这的头牌,怎么能总不在店里啊。」

  「哦,知道了,楠姐,下次我们会早回来的。」挎着高小鹏肩膀的女郎,对着楠姐歉意的说着。我现在才知道跟我们一起来的这女郎原来叫小丽,还是这的头牌。

  「呵呵,楠姐改天我和小丽再谢您,我们先进去了。呵呵……」高小鹏到是在这很吃得开,拉着小丽和我就溜了进去。

  会所外边感觉不大,但内部却很狭长,越是深入,人越多起来,感觉内部的设计像是一个很多小厅组成的迷宫,走过的每个小厅都有几对男女,或衣着暴露的搂抱在一起,或赤身裸体的相互叠压,越是深入,感觉气氛越是淫靡。渐渐的我发现这里的女人竟然下体都是带把的,晕,都是男人化妆成女人的。原来这里的服务竟然是变装男妓。他们和人妖的区别就是没有那对乳房,如果不化妆还可以转做男宠,去伺候女嫖客,而他们和人妖的共同之处,则是他们的身段必须曲线完美的如同女人,而且他们也像人妖一样,允许男客人用他们的后门发泄欲望。想到这,不禁看向了小丽,她是这的头牌,那不是说她也是男人,可是刚才我可是看到她有乳沟的啊。

  小丽发现我在看他的乳沟,嘻嘻一笑的道:「吓到了?没错,我也是男人,和你一样。这个乳沟是假的,很高科技吧,我可是花了38000才拍到的啊。很有质感吧,刚刚我干咳时,是不是还能颤动。不好意思,装作给你看到,就是想试试这个的真实度,看你刚才脸红的样子,我就放心了,钱没有白花啊。」
  晕啊,刚才被他给耍了,害的我刚才还差点没流鼻血。一边的高小鹏则是一阵捧腹大笑:「哈哈……哈……小六子你才看出小丽是男人啊。刚才是不是很想上他啊,其实也没什么的,男人也没关系,也是有个洞的啊,洗干净檫亮了,不比女人的差。小丽今天刚被我搞了一次,现在菊花还开着了,你要不要看。」
  说完他还搂过小丽亲了一下,然后让小丽弯腰,掀起裙子,崛着屁股给我看。
  小丽被高小鹏扒开股间的小蕾丝丁字裤,露出了他那还有些敞开的菊门,嘴里却依旧对高小鹏笑骂着:「小鹏,你这家伙刚才干得我那里现在还痛着了,我怎么也比你大几岁吧,就不能别在外人面前,让我摆那么难看的姿势啊。」
  「呵呵,小六子可不是外人,再说,谁叫你刚才用假胸骗人家的。我是再帮你给人家道歉。」

  我看着小丽两半美臀中间微微敞开的洞口,心里莫名的一阵燥热。不禁又想起了萌爸六娣那丰润饱满的臀部,想象着萌爸现在是不是也在这样给那个男人看着自己的菊花。

  高小鹏看着我在发呆,就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六子,哥的爱好没吓到你吧,哥也不知为什么,玩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但是现在对那些女人没有一点感觉了,小丽其实是咱们学校前几届的学长,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当初还是他带我到夜阑街玩的第一次女人呢。」

  「嘁,你还知道我以前是你学长啊,现在怎么在床上就只知道欺负我啊,还给我起了个小丽的名字,人家本名可是萧力啊。现在可好,我男装时自己都有些不习惯了,可惜我当初也是一名采花高手啊,现在倒好,天天被人家捅屁股,卖菊花。」小丽捂着自己那微敞开的菊花,起身嘻哈的笑骂着。那妩媚的样子还真是不一般的美。

  「呵呵,谁叫你烂赌的,你把自己都给赌输了,被人家给卖到这来了。我第一次在这看到你时,你这家伙还敢装不认识我,现在还不是天天想着我的大阳具啊。」高小鹏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他选了一个光线很好的小厅,找了一张大号的毛皮地毯躺下。小丽看到他躺下来,妩媚的对着他笑了一下,说道:「坏蛋,又要我那个,小六子看到不好吧,我以前可是你们的学长啊,你这样爱欺负学长啊。」小丽虽然嘴上说,但自己已经拉下丁字裤,劈开穿着黑网袜的高跟美腿,对着高小鹏的肉棍坐了下去。

  「呃……小骚丽,刚刚射你里边的东西,现在竟然还热着呢,我的东西刚才竟然射了那么多。」高小鹏发出一阵舒坦声。

  我看到小丽大两腿间却是有着一颗白嫩的棒棒,顶部还流出了一滴液体,正随着他的起落向下滑落。再看他两腿间的嫩菊处,高小鹏进出的大阳具,正带出一股股的白色液体,我的下体不自觉的有些硬了,我站在这个淫靡的嘲边,感觉自己真的有些想要加入的冲动。就在这时,小丽的手对着我的下体摸了上来,熟练的几下脱下我的裤子,一双勾魂的杏眼注视着我,两只手则帮撸动舔吸起来。
  随着他一次次到位的吮吸和挑逗,我的肉棒很快就觉醒了,这时我才想起,这家伙其实是个男人啊,难怪给我弄得那么舒服,男人当然会知道男人怎样才更爽了。

  这时,我感觉到,对方的手和嘴停止了挑逗,而且正一只手拽着我的阳具向下躺去,我微微低头看去,原来不知何时高小鹏已经拔出了自己的东西,站在一旁了。眼前的则是一双高高托举起的大白屁股,以及两条向外M曲起的高跟美腿。我随着他的拉扯趴在了他的身上,我闻到他身上有一阵淫靡的肉香和淡淡的芬芳,他抓着我的肉棒,缓缓的顶到他敞开的菊洞处,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说道:「小六,现在只要插进来,我就再也不是你的学长,今后咱们就被欲望捆绑在一起了,在欲望的世界,任何事都是可能的,你决定了吗,愿意和我们捆绑在一起,你就插我吧,我会成为你最下贱的泄欲工具,用我的身体伺候你,用我的自尊满足你。」感受着他那勾魂摄魄的魅惑,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萌爸六娣的身影,仿佛此时分开美腿,驯服的躺在那里的正是我那个娼妓萌爸,萌爸在魅惑的托举着他的大白屁股,迎接我的侵入。

  「啊……啊啊……啊」我的肉棒不知不觉的已经被我插入了小丽的肛道里,我一阵舒畅的颤抖,伴随着的还有小丽的一阵骚媚喊声。可是当看向小丽的美艳脸庞时,却发现他的眼神中,仿佛带有一丝的叹息和学长般的呵护,与刚才的淫媚表情完全不同。

  「呵呵,小六,小丽学长的菊穴,你还满意吗,你们那么爽了,我看得难受啊,呵呵,小六,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