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网金淫侠

网金淫侠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网金淫侠

字数:85906
排版:scofield1031
下载次数: 338





                第一章

  妈的,前面没路可走了!我望着眼前陡峭的悬崖绝壁,心中忍不住暗暗叫苦,好不容易躲过穿云龙那小白脸的夺命连环三仙剑,没想到现在却是跑进条死路,看来老子今天这条命就得送在此处了。

  看着系统选单上惨红的「铁血会叛徒」五个字,我暗自埋怨铁血之龙做的够绝,不但将我开革出帮,连带着还要铁血会的帮众帮忙剑玄门追杀我,要不是老子看在那四万元欧里的薄面上,傻瓜才帮他那该死的小舅子解决麻烦。

  那瞎了眼的小子谁不好惹,偏偏去调戏天下第一大帮剑玄门帮主的亲妹妹,却害的我要帮他背黑锅,人家可是十几万人的大帮会,看来我好不容易练到的一身功夫就要废了。

  「哈哈哈,血狼,我看你今天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剑玄门的寂寞游子带着几十个人转眼之间便将我的退路全部堵住,看来今天他不杀我是不罢休了。
  「寂寞游子,你可别乱来,我可是铁血会的好兄弟,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他妈的老子要你们剑玄门陪葬!」趁着寂寞游子嚣张地耀武扬威的时候,我连忙倚着山壁运气休息。手头上的丹药在一路上被追杀时早已用尽,现在能多恢复一点内力值是一点。

  「血狼,你这无耻淫贼,铁血会早已经将你开革出帮,你今天就准备被洗成白板吧。」娇滴滴的喊叫声即使是含着几分恼怒,仍然是十分迷人,而声音的主人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女,当然如果不是大声叫喊着要宰了我,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妈的,不就是刚才摸了你一下屁股嘛,用的着这样喊打喊杀的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娘们的屁股还真带劲,滑不溜手的,真是过瘾极了。

  看着还没回应的密语频道,我故作惊讶地高声说道:「龙娇娇,老子听你在放屁,我跟我们老大可是要命的交情,他绝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是真是假你看系统选单就知道了。血狼,虽然我不齿你的行为,但我敬你也是铁血会有数的高手,我就不以人多欺负你,咱俩来场比试,一打一。」剑玄门帮中排名前三的华山派好手穿云龙,故作慷慨地要跟我比试一场。

  「比你的大头鬼。」我不禁伸出中指鄙视穿云龙,老子一身武功是不错,但现在要剑没剑、要药没药,一双空掌耍着街边的基本拳法不被你秒了,老子跟着你姓。

  我一边扯着嘴皮子,心下暗恨铁血之龙迟迟不给回应。终于,密语频道传来一句「万事OK」,看来铁血之龙已经跟剑玄门的燕天南谈妥了,只要我死了,铁血会和剑玄门之间的过节也就一了百了,从此揭过了。

  虽然对这帐号还有些留念,但我也受够了整天被剑玄门追杀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解脱,应该是极为幸运的了。

  妈的,反正这只是个游戏,只有老龙那些有钱人才会对一个帐号如此看重。
  武林名声是啥?面子能吃吗?老子从头再练又是一条好汉,彻底鄙视老龙那没卵蛋的小舅子。

  我心一横,不再婆婆妈妈,大声喊道:「他妈的,今天是老子技不如人,逍遥游子、龙娇娇、穿云龙,咱们山水有相逢,总有一天老子会回来报仇的。」
  话一说完,不理会剑玄门众人的叫骂声,我很干脆地从悬崖上跳下,免费享受了一次高空弹跳。还没着地,我的气血值就被高速的风压扣除到零值,直接到了复活殿。

  从高崖上跳下不同于一般的死亡掉级,惩罚会将坠崖的人物等级直接清零,是网金一项相当严格的规定,这也变相吓阻了很多玩家想来个坠崖奇遇,希望得到世外高人赏识的行为。

  自从勇于作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游戏玩家缘尧天,在华山思过崖将一身天榜的武功全部掉光,转眼间变成一个新手之后,就很少人听过用这种傻方法来求奇遇的。

  本来按照我和铁血之龙的协议,我必须在铁血之龙和燕天南谈好之后,被剑玄会的人一次一次洗到白板的,没想到意外跑到这悬崖边,倒是让我少受很多屈辱,不用白白被穿云龙等人耍着玩。

  在复活殿里,我依依不舍地选择删除人物。没办法,得罪了天下第一大帮,不改个帐号可活不下去。还好有铁血之龙汇给我的四万欧里,一个打工仔能换到这些也是够本了,要不是那惹事的龟儿子是老龙的亲亲小舅子,铁血之龙这老油条也不一定肯出这么多,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他了。

  没有兴致再继续玩下去,被追杀了好几个游戏天的我也蛮累了,就直接在复活殿下线了。先休息一会,过一两天创个新人物再回到老龙那去打工,一个月四千欧里的薪水,虽然是不多,但起码还将就点能有点赚头。

  我拿下头盔,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晚上七点,正好肚子也有点饿了,随手用电话留个语音给老龙,告诉他一切都解决了,然后便出门祭祭五脏庙去了。
  「老张,给我来碗小碗的牛肉面,要肉多、汤多还有面多,顺便切点开胃小菜。」我走到巷口的面摊,自顾自选了个空位坐下,都是老顾客了,我也只是对老张招呼几声,不打扰他应付其他客人。

  虽然我只是个网路打工仔,吃不起什么大鱼大肉的,但要真教我三天两头吃着速食面,那我可受不了。人生在世,干麻苦苦虐待自己,所以除非游戏刚开始营运的那段时间,为了争取那一分半分的领先优势,我可不愿意碰那速食面半分。
  现在可好了,反正练级也赶不上别人,就不赶时间了。好在我跟老龙可说是合作了几年,这次又是为他那没屁眼的小舅子解决问题才删号的,不然上哪找一个月四千欧里的薪水,这年头当个职业玩家可越来越难了。

  之前我靠着卖点小装备赚点零花,后来傍上老龙便跟着他打工过日子。唉,怪只怪我老爸不是比尔,不然老子也在网金里弄个什么江湖第一帮,什么剑玄门、铁血会,什么燕天南、铁血之龙,都给老子舔脚指头吧。

  「宋冰你这臭小子,点个大碗的牛肉面不就得了,每次都来个三多,你还真敢占我的便宜啊。」老张等到外带的客人都走了,这才端着我的牛肉面过来,碗里头果然是面多、肉多、汤多。

  「没办法,我宋冰可是个穷小子,只能多敲诈你老张一点,不然我哪来三餐温饱呢?」我不以为意地摊开双手,顺手接过老张递过来的牛肉面,看这色香味具全的美食,真是不愧老张自得的好手艺啊。

  自从几年前帮老张打跑了几个收保护费的混混,老张和我变得十分要好,有点空闲总是上他的面摊喝个小酒,彼此之间倒也不在意这几点小钱。

  「我说你啊,真是……」老张摇了摇头,又是带着几分疑惑向我问道:「你最近不是在玩那什么网路金庸群侠吗,怎么这个时间有空闲来我这蹭饭吃?」
  「别提了,刚才被人挂了,还有点气闷呢。」一想到刚才亲手把辛苦三个多月的帐号给砍了,我心中就觉得有点不爽,简单地将故事的来龙去脉说给老张听。
  「妈的,要是再让我遇到剑玄门那帮兔崽子,我是见一个砍一个。」唉,不过这种话也只能说说而已,等到我从门派出师,恐怕早已追不上穿云龙和龙娇娇他们,不然你说老龙他小舅子怎么不敢承认,要我冒名顶替个淫贼的称号,除了名声之外,就是那武功级别的因素了。

  老张听完我说的话,稍微皱了眉,出声说道:「听你这样说,那铁血之龙可还真不地道,你帮他打工少说也有几年了,怎么不教别的帮众替云傲天那傻子顶缸,你好歹也是铁血会中少数说得出名号的武功好手,怎么让你就这样白白重来呢?」

  听到老张的推测,我心中起了个疙瘩,可是又不愿意怀疑那交往数年的老龙,只得半是说服我自己,半是说服老张「没这回事,我和云傲天体型有九分相像,又是师出武当同门,蒙着面罩使着武当进阶柔云剑法谁也难分辨,老龙这才会挑上了我。」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不过你可小心不要被别人卖了都不知道。」
  「哪的话,我宋冰怎么可能犯这种错,从来都是我算计别人,哪轮得到别人占我的便宜?」听到老张关切的话,我心中一暖,摆着手大声说话。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将身子窝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里重播多次的旧电影。还真是有够无趣的,本来想多休息几天,现在还是早点进网金去好了,也避免落下其他人太多。
  正当我要带上头盔时,一旁的电话却是发出红色的亮光。都快深夜了,谁会这时候给我留语音呢?我可是赶着要进网金多少练点级啊。我没好气地选择拨放键,听着声音原来是老龙啊。

  「阿冰,我是老龙。今天这件事还多谢你啦,要不是……」妈的,有猫腻。
  老龙啥时候对我这么客气的,当初在天下里头帮他砍了对方十名大将,他也就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哪来这么啰哩。

  果然,还没等到我有点头绪,老龙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阿冰,我老实跟你说,燕天南已经跟我撂下狠话了,要我们铁血会不能再收留重生后的你,你也知道就算改变面貌也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浮动,我实在不能让铁血会冒这个险。
  我已经多汇一万欧里给你,就算是作为你的补偿,以后要是有机会,咱们再合作。「操他妈的,卑鄙无耻的家伙,还真是让老张说中了,什么燕天南撂狠话,最好他剑玄门每天闲着没事专盯着你铁血门的新进帮众,我靠,百分之二十的容貌调整,能让你妈面对面都认不出你这龟儿子,找啥屁烂藉口,说我功高震主不就得了。

  老龙这浑蛋居然来个过河拆桥,虽然我只是打工仔,但铁血会从梦境、天下到网金,我付出的心力也不会比你老龙少到哪去啊,结果却用这种不入流的藉口一把甩开我,真是他妈的杂碎。

  骂归骂,对于老龙我也不能作些什么,当初帮云傲天出来顶缸,整个名声都被搞烂了,铁血会的人哪里会再相信我,至于血鹰那些老朋友也是给老龙打工的居多,我也不好去多说什么,妈的,真是越想越气人。

  他妈的,老子要不整死你这死龙,我就不叫宋冰。

  说做就做,正所谓复仇的准备绝不能等,我怀着满肚子怨气登陆网金,一下子就出现在建立人物的新介面了。

  「欢迎你光临网路金庸群侠。」一阵美妙的声音从系统NPC口中传来,咦,怎么是个相貌出众、温文尔雅的光头小尼姑?

  「原来那位姑娘呢,你又是谁,怎么会变成你在这里?」我张大眼睛瞪着眼前奇异的NPC,满肚子的怨气顿时化成疑惑,什么时候居然会有尼姑来担任创建人物的助手,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过呢。

  原来那位大姐虽然是不及眼前的小尼姑美貌,但起码她可是有着为人民服务的标准精神,不但负责地露出大半个雪白的酥胸,一双白净的长腿更是在薄纱中若隐若现,一开始差点让我以为玩得是网路金庸淫侠,来错游戏了。

  美貌小尼姑脸一红,向我解释说道:「系统之前做了自我更新,现在的创立人物助手都是随机从游戏中抽选担任,我……我也是第一次来这边。」

  妈的,这也太猛了吧。虽然发行网路金庸群侠的太义公司宣称游戏由系统主脑自行运行,没有任何人可任意改变其中的资料,但主脑系统居然自己会做这些变更,让人不由得不惊讶。

  「为什么系统要这么做,照原先那样不是挺好的,为什么要麻烦你们其他的人?」

  「因……因为之前有个坏蛋……他……他对田姊姊做了坏事,结果田姊姊气得跟系统又哭又闹,死活也不愿意再回来这,所……所以系统就改由随机选取的。」
  小尼姑仿佛是想到什么羞人的事,白净的脸上满是红云。

  我靠,难不成是我淫故我在,这个玩家专门在游戏里头强奸女性NPC,每隔十天半个月都会听说他又对哪个低等级的NPC下手了,没想到他居然连创建人物助手NPC都不放过,啧啧,真是让人心生向往啊。

  虽然强奸NPC是重罪,被抓到可是要以平常游戏中的五倍痛觉处斩,还必须在府牢里待上游戏中的半个月时间,但还是遏止不了我淫故我在带起的淫贼风潮,可说是网金里头另类的一面景象。

  你说为什么不强奸女性玩家?先不说你等级有没有人家漂亮妹妹高,光是系统的强制下线系统就让你头大,而且衣服也脱不了,顶多有五分钟身体保留让你摸个过瘾,哪有强奸NPC来的干脆痛快。

  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呵呵呵,要不是我之前忙着铁血会的事情没时间乱来,你以为我会不心动吗?我对我淫故我在的景仰可说是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我没遇见过他,我早就跟他烧黄纸结拜把兄弟了。

  眼前美貌的小尼姑,脸红的跟什么一样,真是勾得我心里头痒痒的。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师太,你可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我叫仪琳,是恒山派的。」

  宾果!这下可是中头彩了。原来是楚楚动人却又天真无邪的小仪琳啊。呵呵呵,她说她是第一次来这,我可得想办法占点便宜啊。

  之前对老龙等人的怨气早已不知飞逝到哪里去,我满肚子都是对眼前美貌小尼姑的坏主意,要是在这里放过她,之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一亲芳泽了。我淫故我在说得好「有女堪上直须上,末待无女空打枪。」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得试试眼前的小尼姑,是否就像金老书中写得那般善良却又天真,不懂世事。

  「仪琳姑娘,我现在可以开始建立人物了吗?」我故作亲切地问道。

  仪琳一听我提醒,也省悟过来,连忙不好意思地说道:「当然可以,请问你要登陆的帐号名字是?」

  「我是小白别杀我。」

  「噗……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问你确定要使用这名字吗?确定之后除非重建人物,不然可不能更改了。」小仪琳听到我的名字,先是噗嗤一笑,随即连忙向我道歉,并且带着劝告的语气说道。

  「我确定。」

  「那好,接着请你任意分配先天属性,有臂力、根骨、悟性和身法四种,每一样基本数值是二十点,你还有二十点可任意分配。」

  「根骨及悟性各加五点,身法加十点。」呵呵呵,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我淫故我在看齐,要专心致意当个采花大盗,身法当然是不能不加的,不然哪天被那些自诩为侠士的玩家和NPC追杀,要是逃不掉,那可就糟糕了。

  「请选择容貌上下调动百分之二十。」

  「上调二十。」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当个好淫贼,要当个成功的好淫贼,要当个成功而受人景仰的好淫贼,最起码也不能长得像路边的牛大便,NPC一见你就这皱着眉吐着舌头,那还办得成什么事啊。

  「请选择天赋属性……你……你怎么了?」

  正当小仪琳要让我决定最后一个选择时,我突然痛苦地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捂住下身,倒在地上连声喊痛。嘿嘿,这下就看你是否真的不懂世事了。

  我装作虚弱不堪的样子说道:「我……我好像中毒了。」

  呵呵呵,也不知道是我从高中话剧社打磨的底子够深厚,还是这小仪琳真的是天真善良,她着急地说道:「中毒了……那怎么办,我身上可没带着解毒的丹药,你……你还好吧?」

  我故作不解地说道:「这应该是五毒教的血蝎毒,怎么会在此时发作,要解此毒除非……」

  「除非什么?」小仪琳完全忘了她只是个NPC,也完全忽略了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会中毒,相信人性本善的她看着痛楚万分的我,连忙急切地问道。

  呵呵呵,这下可真是大功告成了。我装模作样艰辛地把裤子褪去,露出因兴奋而肿涨粗大的狰狞肉茎,对着仪琳说道:「现在要解这血蝎毒,只得先用嘴把它给吸出来,只是这……这实在是太委屈你了。」

  仪琳从小就被送到恒山,我就不相信那衡山三定会莫名其妙替她上健康性教育,她八成只会对我和她身上不同的构造感到讶异,才不会理解我是要做什么坏事。她现在惊讶却不慌乱的态度,正是说明了一切。

  「怎么会肿的这般大?」仪琳的眼中闪烁着几分疑问,更多的却是一种难解的好奇。

  「对不起小师太,我……」

  呵呵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不是你们念佛的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吗,我叫你一声小师太,你就乖乖帮老子口交吧。

  「我……我以前没有做过,你可以教我一下怎么做吗?」甜美的嗓音抖动中有股坚决,救人一命的心念压过了未知的害怕,果然是善良小美人啊。

  一想到暗恋令狐冲的仪琳小师妹要替我口交,我的阴茎居然涨得更大,整个挺立在仪琳面前。

  「快……毒好像发作得更严重了,用嘴……用嘴去含它。」兴奋的受不了的我,连忙叫唤仪琳,要她赶快动作。

  听到我的呼喊,仪琳赶忙蹲下身来,微启朱唇,将那带着点腥臭的肉茎含了进去。

  「对……喔……就是这样……」

  整个龟头前端被仪琳的小嘴给包覆住,被刺激的部分好像有电流通过一般,将一阵酥麻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

  「嗯……哼……」仪琳的小嘴不断上下地起伏,带着点生涩的技巧还是让我感到无比的畅快。

  「吸……用力吸,才能把毒给吸出来。」

  看着仪琳纯洁无瑕的脸蛋和那鲜艳的小红唇,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爽快。他妈的真爽,难怪我淫故我在死了六、七次还是不改其志,喔,真是爽。

  「嗯……嗯……哼……喔……」

  仪琳的香舌在肉棒前端上,不经意地来回游移,朱唇大力吸吮肉茎的触感,使我那话儿越来越大,越涨越红,几乎要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

  「我……不……毒……毒要出来了……」

  我忍不住伸手抱住仪琳的后脑勺,将肉茎整个插入仪琳的喉中,让她的脑袋上上下下来回不断地吞吐着我的肉棒,卖力地吸吮着我的肉茎。

  一瞬间,我终于忍不住了,肉棒像弹簧一般弹跳滑出仪琳的口外,吐出大量白浊的黏液,腥臭的精液喷的仪琳纯洁的小脸到处都是。

  仿佛是坠落凡间的天使,一种淫糜的气息在仪琳脸上散发出来,趁着仪琳顶上那颗光头,显得撼动人心。我心里头猛然起了个主意,开启系统提供的照相功能,将这绝美而妖异的画面给撷取下来。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